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
封從德整理
1989年5月14日23時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上一頁 下一頁
  

二、“我們不畏懼流血犧牲”  

    (播放第二段)
  



  錄音者問:這次絕食,你認為最後的結局會是怎樣的,你有甚麼樣的思想準備?

  女同學(樂觀地):我覺得政府不會不予理睬,就讓我們這樣絕下去的。它應該照顧一下世界輿論。我覺得現在對他們的壓力已經很大了。它不會就這樣讓這麼多外國記者拍來拍去我們這樣絕食的鏡頭的。所以我估計它會作一些讓步。現在學生的要求已經很低了,就兩條嘛……他們應該答應,沒有甚麼理由不答應。我覺得結果會是這樣的。

  錄音者問:民眾似乎對絕食還不太理解。你對此怎麼看?

  女同學:大多數是同情,陪我們在這塈今菕C至於理解、知識界也不一定理解。所以說“啟蒙運動”嘛,首先從知識界開始,再對民眾進行教育。他們有同情心已經很不錯了,比那些麻木的要強多了。

  錄音者問:如果絕食不順利,繼續下去,身體真有大的損傷,你們有這樣的思想準備嗎?你們會徹底絕食下去嗎?

  女同學(樂觀地):有,絕對有了。我一定要堅持到底的。(笑)

  錄音者問:你們家人是怎麼想的?他們知道嗎?

  女同學(樂觀地):不知道。“山高皇帝遠”,他們管不著(笑)。

  女同學乙:我們家也不知道。為了全國人民的請願而絕食鬥爭,我覺得很光榮。再說一定會有結果的。政府不會讓我們這樣下去的。它不會讓國家丟醜的。尤其是社會輿論特別大。在外國,傳播非常廣。社會各界也來聲援我們。雖然有些人不理解,但理解、贊同的人現在是越來越多了,運動發展也非常快,許多高校都支持。至於父母嘛,他們理解不理解也管不著。而且我覺得我們應該有自己的立場,擔負起這種歷史性的責任。 (Memoir Tiananmen - 1989)

  錄音者問:你們都說得很好。我擔心的是,政府硬是頂著跟學生幹,那麼學生將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我非常害怕這一點。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居然會這麼樂觀,我卻不這麼樂觀。你們以為我們的這個看法怎麼樣呢?

  女學生乙:我覺得,我們的行動能爭取到結果,所以我們樂觀。還有各界人士的支持,這很重要。而我們已經有決心奮鬥到底,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我們在心媄銦B在形式上都已經宣誓了。宣誓的內容就是為了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和中國的繁榮,我們要絕食到底,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要求政府與學生代表真誠對話。我們已經決心堅持自己的立場到底。我們不畏懼死、流血犧牲、流血流汗或鎮壓,我們為正義覺得是值得的。我們覺得是值得為此而堅持鬥爭下去的。即使是結局不好也是這樣,堅持。 (64檔案/89)

  錄音者問:如果最後的結局非常嚴峻的話,你覺得現在這樣付出代價是否值得呢?

  女學生甲:也許你說的嚴峻就是政府會鎮壓或者怎麼的了。這樣的話,也並不是對我們不利……雖然我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那這樣對政府是不是更不利呢?我覺得那樣對它更不利。那樣其實也是一種結果,無論從輿論上壓力上,他們可能也會作出什麼妥協的。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