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
封從德整理
1989年5月14日23時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上一頁 
  

九、東移、臥路與自焚  

    (播放第九段)
  
  



  錄音者:以下錄的是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五日早上十點三十二分。

  絕食團廣播站廣播員:(前斷)是人民給予你們的。而我們有些記者,卻在這娷y奇搜奥,盡談些什麼某些學生吃飯什麼的。要知道,這場民主運動是主題,而不是獵奇搜奥。請記者們恢復記者的良心,正義的良心。(掌聲)

  錄音者:現在情景怎麼樣?

  護士:現在情景非常不好,每個同學都在昏睡,血糖太低了,絕食四十多個小時了,快五十個小時了。

  錄音者問:繼續下去會怎麼樣?

  護士:會有更多的同學虛脫,就是暈厥,不過,可能還是有很多同學會繼續堅持下去的。

  錄音者問:現在有多少同學暈倒了?

  護士:大概是二十一、二個吧。(斷)

  人大同學:本來,絕食先鋒隊是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前……按照白雲濤老師和我的看法,這是使政府答應我們條件的唯一威懾力,不管戈爾巴喬夫來不來,這是我們的絕食之地,政府不能用武力驅趕。但是,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昨晚他們作出決定,早晨作出讓步,退到廣場以東。退出廣場以東,就像之前嚴家祺他們十二學者的緊急呼籲,跟吾爾開希個人作出的決定是同一思維方式;先是我們撤出,再提出要求,而不是首先答應我們的條件再撤出我們的絕食地。嚴家祺他們提出,首先同學們要撤離天安門廣場,這是對我們致命的一擊。他們是出面調和政府和學生之間。其實我們先作出了退步,而他們再提出要這樣那樣。而這樣那樣,政府能不能答應卻沒有保證,我們相信不能。我們認為,首先政府要答應絕食的兩個條件,或是一點條件,我們才撤出天安門廣場,而吾爾開希的決定是我們作出主動姿態撤出廣場以東,再讓政府作出讓步。實際上政府根本就沒有讓步。這是第一。 (六四檔案´89)

  第二,今天全北京高校都撤了,就剩下人大和北外,而在這關鍵時刻,九點半左右,人大發生內訌,百分之八十隊伍決定加入高聯東移,以表示學生的團結一致,而我們認為,只要人大與北外堅持在絕食地,政府就不敢怎麼樣,我們就還可以通過高聯對政府施加壓力接受條件。本來東移就造成了一種印象:我們的高聯已經有了嚴重的分歧。而我們人大的分析,留在絕食地,還可以保留威懾力,讓政府答應一個條件再東移;而現在我們主動東移了,如果這時政府說要國事訪問,我們又再撤的話,就等於宣佈了這次民主運動全部失敗,徹底地失敗。 (64memo祖國萬歲´89)

  現在呢,我剛剛到場上去問了一下,他們剛作了一個決定,在嚴家祺他們的遊行之後(注五),所有絕食學生躺在沿路上,讓全體市民都知道我們已經作出讓步,退出絕食地,今天晚上政府對我們要作出答覆,否則就號召罷課、罷教、罷市、罷工,晚上都到廣場上來聲援我們,看看政府究竟有沒有誠意,拿兩三千絕食青年的生命開玩笑,說穿了就是與人民作對。(斷)我要求他們提出政府在一個時間,晚上六點七點或八點,對我們的兩點作出明確的答覆。要不然絕食同學受不了,已經有人生命垂危,正在搶救。但據說沒有很大危險。就是說,要掌握民心,讓人民來看一看,政府的最後一次欺騙,我就要求他們提出明確的時間,但現在他們只是提到在嚴家祺隊伍過了之後,所有絕食隊伍躺在路上,不到政府答應不起來,這肯定是一個絕著。但政府能不能作出許諾很難說,兩千學生忍飢挨餓它都不管,你躺在路上它也慘無人道地不理睬,這不是不可能。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這一招失敗怎麼辦?他們常委有人要自焚,這不是不可想像,我當時就想到,他們常委肯定有人要自焚,而絕食先鋒團的常委的加入條件之一,就是準備自焚。看來有幾個常委已經做好了準備。這是我們最後的一張王牌了。讓全世界看到七位八位十位青年燒死在天安門廣場、英雄紀念碑下,學生能用的就都用到了。

  (以下略記要點。廣播站有人念統計:“四十六名送到急救中心。他們不肯喝帶營養的飲料,只喝白開水。送去葡萄糖的時候,騙他們說是食鹽水,他們一嘗味道不對,馬上就吐了出來。醫療的同學跪在地上求他們,他們說我們不能喝,我們不是為了我們自己。”此後還有一些遊行隊伍、標語、口號;下午四點三十分“已有七十四人暈倒”。熊焱:“七七、七八級捐三萬元給北大,二萬元錢用於絕食的同學”、各高校名稱:“絕食人數是三千一百多人”等。) (64memo.com-1989)

  一九九八年五月整理於巴黎

  二零零一年三月校正於巴黎

  注釋:

  注一、二:本文省略《北大絕食宣言》及《絕食書》,已廣見於六四有關出版物。柴玲念的絕食書錄音原樣可參見拙著《天安門之爭》(明鏡,一九九八年),尤其當中很重要的一段話被各出版物所省略:“在生與死之間,我們想看看,政府的面孔……是答覆、不理睬、還是鎮壓?在生與死之間,我們想看看,人民的表情……我們想拍一拍民族的良心。”

  注三:廣場上的廣播站是在五一四下午建成的,基本上沿用北大三角地“自由論壇”的模式:自由發言、自己負責,發言順序由主持人協調。

  注四:“北京大學學生自治會籌備委員會”的簡稱,北大同學習慣稱“籌委會”。但這媢篕琱W應當是指整個學運的負責組織,如北高聯。

  注五:指五一五下午的知識界大遊行。□
  

  (点击播放全部录音:MS Player格式 | Real格式)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封從德﹕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1998年6月。
  • 香港無線電視﹕柴玲憶述屠殺經歷錄音錄像﹐1989年6月8日16時。
  • 封從德整理﹕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1989年5月14日23時。
  • 六四檔案﹕趙紫陽和溫家寶到廣場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
  • 封從德﹕六四42個問題--與王軍濤商榷﹐2003年5月31日。
  • 王丹﹕王丹:絕食是怎樣發起的﹐1999年5月9日。
  • 網路圖片﹕趙紫陽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4時。
  • 封從德﹕八九學運的組織與“黑手”﹐2004年9月1日。
  • 封從德﹕薩死、228與六四死亡人數﹐2003年5月6日。
  • 封從德/大參考﹕阿洪---地道的六四無名英雄--我和柴玲如何逃出中國?﹐1994年4月15日。
  • 封從德﹕《天安門文件》五大疑點--對「十二學者上廣場」的考察﹐2001年4月15日。
  • 柴玲﹕柴玲錄音憶述屠殺經歷﹐1989年6月8日。
  • 封從德﹕自焚與絕食團指揮部的成立﹐1998年1月14日。
  • 封從德﹕天安門三壯士的歷史教訓--我見證的砸毛像事件﹐2005年3月23日。
  • 網路圖片﹕柴玲絕食後暈倒﹐1989年5月17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