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斥“天安門事件並非民主運動”謬論
晨海
2004年4月21日
  
  戴晴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

   ──斥“天安門事件並非民主運動”謬論

  

   晨海

  一個靠天安門六四事件出名,而讓美國大學出資請去作“客座教授”的女人,近日竟說“十五年前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不是‘遭到鎮壓的偉大的民主運動’,而是中國在實現社會轉型時的‘倒退’和‘悲劇’”?

  這個女人據說是葉劍英的養女,在六四事件中充當過當局與學生之間的“調解人”?她沒有調解好,反而將自己調進了大牢一年。

  本來她去作學生的思想工作,是為中共效力;卻想不到中共翻臉不認人,也把她當作“民運分子”捉了。吃了中共的這個大虧後,戴晴寫了一些揭露“共產黨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的”黑暗反動本質的文章(戴晴看《天安門文件》)。

  例如:“ ‘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它以標榜‘解放’開始(解放全中國;解放軍等),而貫穿始終的,卻是如中世紀般對人性、人權和人的創造力前所未有的窒息與扼殺。由於當政的黨(甚至其領袖本人)牢牢地控制了軍隊和警察、控制了國家的資源和對外聯繫渠道,控制了教育和傳媒,中國的知識分子除了做‘黨和國家’的工具與喉舌,已經沒有第二條路。”(見戴晴《20世紀的中國知識分子》) 彼時的戴晴將毛共比作中世紀的黑暗,還算講了實話,是有良心的。 (64memo.com/2004)

  今天看到同一個戴晴,卻仍充當了“黨和國家的工具與喉舌”,煞有介事地說:中共“上層本來在改革”,“處於最上層的領導人,不但已經採取了一系列改革、並且正打算在重大領域繼續向前推進。”

  “她舉例說,鄧小平在1980年代初就已經打算把‘四個堅持’從憲法堮野X來放進共產黨黨章對同一,這明顯是多黨制的第一步。戴晴還說,另外一個方面,當時的總書記趙紫陽提出撤消‘書記處研究室’,把最優秀的幹部***先放在中宣部,以密切關注所有制轉化過程中對工人利益的保護;另外,人大委員長彭真提出並策動基層村民直選。而當時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胡啟立,不僅同意公開討論《新聞法》草案,還公開許諾 ‘報紙的版面由總編輯自己決’ ” (64memo反貪倡廉 - 89)

  舉出以上的“鄧小平打算”、“趙紫陽提出”、“胡啟立許諾”三個例子,就能證明當時的中共最上層“本來在改革”嗎?這真是婦人之見呀!

  我要問戴晴:毛猴王早在49年就大喊“解放人民”,後來真的解放了人民嗎?反而比國民黨多了一個戶口、商品糧的枷鎖!毛猴王早在57年就提出“百花齊放”,後來真的讓報紙言論放開了嗎?甚至不讓民主黨派辦報!毛猴王早在58年就許諾“15年趕上英國”,後來真的讓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趕上老外嗎?甚至連百姓口糧也不夠!

  僅僅是打算?提出?許諾?就能證明中世紀一般黑暗的毛共上層“本來在改革”? 這真是天方夜譚!戴晴僅憑“打算”一詞,就天真地美化六四屠夫鄧小平“本來在改革”了?卻不知她憑什麼,將“葬送改革”的大罪名扣到民運人士的頭上?

  “戴晴還認為,調查六四真相,除了要弄清楚誰下令鎮壓之外,也要知道抗議示威者中,究竟是什麼人在‘一次次踢開溫和領袖’,破壞了她所說的中共‘黨內溫和派’的‘一次次’和解努力。”

  請看,連以靠“六四”出名的她本人,經過15年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在“一次次踢開溫和領袖”?沒有事實,豈能提出指控?又指控誰呢?戴晴在大家一頭霧水!

  更令人不解的是,戴晴不僅不指控鄧小平鎮壓了六四學生運動的滔天罪行,反而指控六四學生運動“挫折了中國的改革、轉型”?使中國的改革“後退”了?造成了中國的“悲劇”? 人的生理、心理學說:有些女人很情緒化,有時候根本不講道理。

  莫非戴晴是這種情況?難怪網上至今無人出來批判她的謬論?可能大家知道她根本不講道理,不值一駁?

  只是《博訊》網《特別刊載》欄目有兩長篇《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和《方覺:龍會轉型嗎?──我在中共五座監獄》極有吸引力,讓我夜以繼日地閱讀了五天時間,從心媟P受到方覺和章詒和兩位作家是真正有良心的講真話的人!例如,方覺先生在中共獄中寧被關禁閉28天也不接受收買的英雄事跡,提醒大家:中共正在“六四民運人士”中間尋找收買其代理人,以讓它在民運內部從“內部攻破”! (64memo反貪倡廉 - 1989)

  又例如章詒和女士在《往事不如煙》─書堜凗S:在40年代作為民主人士代表的史良女律師,在57年配合毛猴王“反右”時,竟無恥地出賣了最好的朋友章伯鈞先生,將章先生私下交流的“胡風、儲安平倒要成為歷史人物。所謂歷史人物,是要幾百年後自有定評的。”等一些敏感的話也揭發出來,使章先生不幸成為中國頭號大右派而遭受大苦難:

  章伯鈞先生說:“我相信,史良發言之前是一夜未眠,因為她在決定開口以前,先要吃掉良心。”

  我想,這─段話正好可贈送給戴晴:不知她在想說出“天安門事件並非民主運動”之前是否沒睡好覺?是否已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於是寫了此篇駁戴晴的文章,請她摸一摸自己的良心,還在嗎?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2195.htm

晨海,「戴晴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斥“天安門事件並非民主運動”謬論」,見 博訊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4/04/200404212345.shtml,2004年4月21日。


lastModified: 4/24/2004 4:19:00 AM

相關資料

  • 網路圖片﹕戴晴上街遊行支持學生反對戒嚴遭呵斥﹐1989年5月22日。
  • 北大博士生﹕北大博士生反對戴晴﹐1989年5月14日23時。
  • 戴晴﹕戴晴: 我在八九學運期間的五次失誤﹐1999年6月2日。
  • 美國之音﹕戴晴陳小雅談六四﹐2000年。
  • 馬蘭﹕為了忘卻的紀念--龔小夏戴晴vs柴玲﹐1995年9月。
  • 胡楠﹕戴晴:一個備受爭議的人物﹐1991年8月1日。
  • 朱高秋﹕戴晴答問錄--對沈彤回國的看法/方勵之/“四個父親”﹐2003年10月28日。
  • 戴晴﹕也談春夏之交﹐1993年1月。
  • 戴晴﹕我的四個共產黨父親﹐1990年4月。
  • 晨海﹕戴晴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斥“天安門事件並非民主運動”謬論﹐2004年4月21日。
  • 侯一謙﹕自由主義的兩個特徵--戴晴《我的入獄》讀後感﹐1992年2月1日。
  • 戴晴﹕戴晴在美國之音評李慎之﹐2003年4月25日。
  • 戴晴﹕聰明伶俐童玩土--看李祿傳記電影《移山》﹐1994年9月。
  • 馬悲鳴﹕誰與國安談過話--我給戴晴打了個電話﹐2000年7月1日。
  • 戴晴﹕戴晴在美演講:天安門事件並非民主運動﹐2004年4月18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