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死人200搬上直升機”──殘忍的民運鬥士!
出塵公子
2002年1月22日
  

提要: 
  ﹒所有跟貼:
  ﹒確認


殘忍的民運鬥士!

出塵公子


  送交者: 6464 2002年1月22日04:45:55 於 [天下論壇]http://www.creaders.org

  或見罕見奇談 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18144

  我國歷史五千年,各王朝的更迭無不是用暴力流血的鬥爭來達到改朝換代的目的。新政權建立後,無不是用盡手段將前朝趕盡殺絕,而後發展一個更獨裁、更強大的政權。而英雄豪傑們又都本著“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以至於每一次新王朝的建立無不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幾千年文化的薰陶,凡“胸懷大志”者幾乎無不受此影響。包括現代的那些自認為“精英”的民運分子,在某種意義上說,他們不過是和古時的“英雄豪傑”們一樣的野心家罷了。 (六四檔案 / 89)

  在這種你死我活的鬥爭宗旨下,他們從未想過有溫和的、耐心的、文明的方式來真正為這個國家的進步做些真正的貢獻。這些人枉自自稱“精英”,其實不過是將中國做為他們實現個人野心戰場罷了,在過去,那些敢於償試以暴力鬥爭打翻舊秩序的人被稱之為“英雄豪傑”,但在現代的文明社會堙A這些人只能被稱之為渣滓,他們的智商實在比舊社會中為了爭水源而械鬥的農民兄弟高不了多少。 (Memoir Tiananmen/89)

  可能有些“民主鬥士”聽了有所不服,可以聽我舉幾個例子:在學運初期,學生“領袖”們打著:“以法治國,反對特權”、“官倒不除,國無寧日”“腐敗必須從根本上清除”等口號遊行時,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實話,這些口號堻菄漯F西我本人完全贊成,因為這些都是中國老百姓心婺隉A是真正人民需要的東西。如果運動就到此為止的話,那麼,對國家對百姓們的利益將是實實在在的,對中國將來的民主進程也將是個理智的、文明的促進。 (64memo.com / 2004)

  但是結果是殘酷的,天真的學生們在野心勃勃的“精英領袖”們的不可告人的欲望的鼓動和利用下(據說其中有精英領袖們甚至放言道:一定要流血、要死人),一場進步、和平的、為我黨開明領導人及全國百姓們肯定的學生運動,竟演變成了一場要徹底推翻現有政權的暴動和起義。這是何其可悲的殘忍和獸欲,可憐那些學子們的一腔熱情成了野心家們的兇器。最終導致了六四事件的發生。而在被野心家蒙蔽的學子們在和執行國法的軍隊自相殘殺的時侯,那些自命不凡的投機領袖們卻都逃到了美國,毫髮未損,其中那個方勱之到了美國後更居然要求老美出兵中國,以助其達成目的(此人野心之大,之殘忍無恥,古今罕見)。其實他們的心理和行為很明了,如果鬥爭成功了,他們就能放倒中共自已上臺,實現其“精英治國”的幻想;如果失敗,那麼流血的、做牢的也是別人,到了彼國,仍然能指點江山,縱橫捭闔,大享彼國之榮華富貴,名利雙收。 (64memo祖國萬歲´89)

  而領袖們投機野心給中國帶來的結果是:執法軍人和學子們的犧牲和流血;改革後好不容易形成的思想言論自由被必要地取締;中國民主進程大倒退;國際形像嚴重受損………••這些都是拜精英領袖們所賜。民運失敗後,這些領袖一方面把責任推到執政黨身上,一方面怪中國的老百姓都是不知好歹的愚民,民性和腦子不行,對他們的運動不支持不感興趣……••這簡直就不能說他們無恥,因為這是對“無恥”這兩個漢字的嚴重辱侮。 (64memo祖國萬歲-1989)

  民運分子們整天振振有詞的就是六四的死人,一說死了幾百,一說死了三千,更有甚者放言說死了數萬。好像說的死人越多就越能顯出共產惡魔,真是把全世界人都當成傻子了。對於中、外媒體的幾個版本的說法我都持保留意件。實話說了吧!我,出塵,認識的人當中就有原當年戒嚴部隊的軍官,姓李(為了避免給朋友帶來麻煩,名字還是保留了),排長,山東濟南人,認識他時他已退伍,時任濟南一電器廠供銷科長,非黨員。 (64memo.com / 89)

  那時他就六四事件和我說了兩件事:一是六四當晚,他們連隊接到命令,到達天安門清理廣場,當時到達的還有數架直升機和數輛消防車,他們的任務就是把廣場上的死人搬上直升機,然後協助消防車清洗廣場,前後不過一小時,廣場上便如未發生過任何事一般。據他估計,廣場上的的死人他們沒花多少時間搬完,估計不會超過二百人;另一事件,六四當天,戒嚴部隊外圍的駐紮在京效的一個團隊中的一位營長,因為家屬隨軍的事情和團委鬧翻了,暴怒之下居然搶了軍庫堛漸b自動步槍,沖到會議室準備血洗團部,不想正好團部會議提前結束。那位營長自知難免一死,獸性大發,搶了一部出租車開到了天安門,一槍斃了司機,槍聲引來大量人群圍觀,於是,悲劇就發生了。相信這兩件事諸公盡無所聞,我也半信半疑,但是我相信我的朋友,相信山東漢子的人格。 (64memo祖國萬歲 - 89)

  對於這場流血,我的看法是學生和軍隊都沒有錯,學子們的本意是通過合理運動來促進我黨政改,消除腐敗,但結果卻被野心家放火搞成暴力起義,而軍隊在戒嚴令後的職責就是平暴,我黨為了維護政權,命令軍隊執法天經地義。在這起事件,黨、軍、學三方都沒有錯,錯的是現在龜縮在彼國的全體民運分子。

  我黨的政權是通過暴力和長期戰爭而建,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完全可以預想的到,任何想通過鬥爭來讓執政黨下臺的組織和企圖無一例外一定會遭到鎮壓。民運分子們腦子並沒有壞掉,他們同樣清楚這個道理,但是一旦他們有實現自已奪權的野心和機會,並有讓我黨發怵的強大的後臺及退路之後,就不可避免地蠢蠢欲動,越越一試。於是,學生們便被利用了,悲劇就發生了。 (64memo反貪倡廉-89)

  如果,只是如果,這些民運精英們真的有一點為國、為民的真誠,那麼,他們就應該自行站到鬥爭的最前線,而不是去蒙蔽天真的學子們,利用他們的熱情鼓動他們去和政府火拼。因為現代社會並非是中世紀的黑暗,從前封閉的黨國就不必說了,但是在當時,中國已是個漸步開放的國家,是文明社會中的一員,黨政領導也並非獨裁王朝的君主,在這樣的國家,文明的、進步的改變是絕對有機會、有可能的。南非的白人種族隔離政權那時比89年的中國執政黨更加野蠻、黑暗,但是他們有曼德拉。用中國人的標準,老曼絕對不是文韜武略、武功蓋世的大英雄,但他有一顆真誠的為國、為民、為千千萬萬黑人兄弟的心,所以他做過牢,逃過亡,常常恍恍如喪家之犬,但從未利用過他的黑人兄弟去和白人政府拼血肉、鬥生死。最終以他那顆真誠的心和非凡的韌性使南非的黑人取得了應得的權利。 (六四檔案-89)

  反觀“精英領袖”們,他們有這顆心嗎?他們有的只是爭權奪勢的野心,完全不顧民生民想,不尊重學子們的生命,利用完學生和軍人的鮮血後凱旋“歸”到彼國做他們的名人去了。從此在彼國整日大放厥詞,妖魔化完中共再妖魔化中國,在政府臉上抹完屎後再抹到人民臉上,丟盡國人臉面。更有甚者日夜鼓吹美國是自私鬼,美軍應發兵過洋來打仗推翻中共,來建立他們的“精英治國”的“民主政權”。 (64memo.com-2004)

  我看出來了,民運分子們絕無為國、為民之心,如果說人性是自私的,那麼他們就是極致。他們只關心他們的“理想”,全然不顧老百姓的生計。他們以“文明人”的高高在上的眼光,認為所謂的“民主”要重要於老百姓的肚子;所謂的“民主”要高於國家的領土完整;所謂的“民主”要高於國家的尊嚴;所謂的“民主”要高於國家民族的安全;所謂的“民主”要高於國家的經濟發展、人民的生計……………•夠了,如果這就是“民主”的話,那麼我寧可終身侍奉在中共的“獨裁暴政”下,但是我有豐衣足食的生活;治安穩定的社會;國家廣大的領土帶來的榮譽;不用擔心遭受俄、東歐的動盪不安和貧脊的生活………•• (64memo中華富強´89)

  說句難聽但是真實的話,當年的民運分子已淪為跳過梁的小丑,已淪為歷史的渣滓,是他們自行進入歷史的垃圾堆的時侯了,因為,從此在中國再不會有人買他們的賬受他們的蒙蔽。

  為今的中國民主進程不能再靠這些禍國殃民的“民運”了,歷史不能再用鬥爭和流血來改變。我們(指的是“我們”,真正為國家做事的人)要做的是,引進西方先進的科技、先進的生產技術、先進的管理理論,實實在在地以工作來報國。中國不再是封閉的中國,中共也不在是當年的中共。現在的中國國民文化素質在不斷地提高,資訊在不停地發展,做為一介平民,我們能很容易知道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事,而不是去聽“黨的喉舌”和“美帝宣傳”的一面之詞。昨天官員腐敗貪污天知地知,今天將無法再一手遮天;今天有昏官拆天線,明天他自已將被人民拆掉;昨天我們只能看黨報,今天我們已能閱讀(暫時還是英文版);昨天還有官商官倒橫行,但從今天開始,到明天他們也將和民運分子一樣掃進歷史垃圾堆;昨天我們還以買到日貨為榮,但今天我們用著質量更好的國產電器;今天我們還用從美國高價買來的GSM技術打手機,但明天我們將用國產的CDMA;今天農民兄弟還不知道自已到底該交多少稅、交給誰,但明天他們大學畢業的兒子將告訴這不公平;昨天還有“執法流氓”不依法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今天則有人依法投訴讓他下崗(現在有的地方行,有的地方不行);昨天我們無法可依,今天則有法可依;今天有官知法犯法,明天將有法制治國………•• (64memo反貪倡廉/89)

  一切一切都在一步一步地進行,因為輿論監督將漸步放開。融入國際大社會中,中國一切都將在透明中進行,今天已有互聯網,資訊的口子已經打開,明天就將能在地攤上買到各國報紙的中文版 。徹底開放的中國,法律將是行為的唯一準則,鬼佬們的報紙將在法律的名義下將把十八級的政府貪官們曝光,無人可以藏覓。權貴們將無法在天知地知的條件下苟且,特權將滾回權臣們的被窩,一切都不得不在光明中進行。,只是快慢和遲早之分。這並不很遙遠,但我堅信我能看到,且用不了多久。這一切不過是中國民主進程的第一步,但所有的進程都必須一步一步有條不紊地進行,任何人操之過急的激進都只能得到適得其反的後果。中國不能讓世界適應,那就只能是中國去適應世界。要用世界來改變中國執政黨,再由中國執政黨來改變中國,而不是鬥爭和野心家。如果中國真達到了那一天,那拘泥於一黨還是兩黨這種行式還有什麼意思呢?拘泥一個名字又有何意義? (64memo.com - 1989)

  事實上,因為現在中國的政權是執政黨用槍炮和鮮血換來的,在開國元勛們還在的時侯是不可能讓出他們在戰場上拼下的天下的。但是如今建國已五十多年,元老們都將隨敬愛的領袖們而去。在沒有斗爭情結的政權的新血液中,任何進步都是可能的。在臺灣的國民黨也是我們的骨肉兄弟,哪天把他們請回來,化解百年恩怨,再次國共合作共同治國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六四檔案 - 2004)

  但是中國將來的民主絕不是彼國政客、民運分子和獨立分子所希望的那種可以任意用“民主”的名義搞投機、搞自決將中國四分五裂,任彼國宰割。民主的中國執政黨將更順應中國的民意(投機者可以理解為漢人,但我相信有很多少數民族兄弟也會和我這麼想)發展經濟、軍工業,對任何分裂國家的企圖予以血腥鎮壓,還侵略者以滅頂之災。

  民主是人民的需要,融入國際社會的執政黨是阻擋不了這個潮流的。中國的民主應該是中國人民的需要,而不是民運分子和彼國政客的需要。

  ───────────────────────────────


所有跟貼:  

  Stupit!Stupit!Stupit!Stupit!Stupit!Stupit!Stupit! ─ Tian 1/23/02 (0)

  此文嚴重失實,只能騙騙孩子! /無內容 ─ 雨果 1/22/02 (0)

  胡編亂造,造謠惑眾 /無內容 ─ 娃哈哈 1/22/02 (0)

  更殘忍的是共產黨獨裁腐敗政府,血腥鎮壓學生和人民的民主訴求 ─ 網上自由人 1/22/02 (0)

  【好文回顧】歷史上首篇起來批駁風派人物何新的文章 ─ 李敖 1/22/02 (0)

  這樣的信口開河你也拿來作憑據?真是愚昧透頂 ─ 646464 1/22/02 (0)

  包容妥協。學習南非種族和解, 跨越64實現全民和解 /無內容 ─ 5000 1/22/02 (1)

  關鍵在大陸執政黨,拋棄臭名昭著的共產黨專制才有可能全民和解 /無內容 ─ 5000 1/22/02 (0)

  歷史不能再用鬥爭和流血來改變•民主不能將中國四分五裂• /無內容 ─ luwei 1/22/02 (0)

  這就是那奴才對主子效忠的心聲。 /無內容 ─ 一針見血 1/22/02 (0)


確認  

  ------------------------------------

  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170627

  所跟帖: 封從德 標題:謝謝如此認真。正好有個重要細節想請你確認一下 ─ 2003-3-30 05:06 (219 reads)

  >正因為是關心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才有必要把事情的各方面性質和細節也就是“小事小非”弄清楚,

  謝謝如此認真。借你吉言,正好有個重要細節想確認一下:下面這篇文章是否你寫的,如果是,其中“戒嚴部隊把廣場上的死人搬上直升機,估計不會超過二百人”一段可能對政府方面不利。六四檔案希望澄清真相,無論對誰有利或不利。如果你能更詳細談一下,關心真相的人們包括我會很感謝。不願意也不勉強。沒有任何掐架的意思。

  引文:

  殘忍的民運鬥士!

  出塵公子

  送交者: 6464 2002年1月22日04:45:55 於 [天下論壇]

  ••••我,出塵,認識的人當中就有原當年戒嚴部隊的軍官,姓李(為了避免給朋友帶來麻煩,名字還是保留了),排長,山東濟南人,認識他時他已退伍,時任濟南一電器廠供銷科長,非黨員。那時他就六四事件和我說了兩件事:一是六四當晚,他們連隊接到命令,到達天安門清理廣場,當時到達的還有數架直升機和數輛消防車,他們的任務就是把廣場上的死人搬上直升機,然後協助消防車清洗廣場,前後不過一小時,廣場上便如未發生過任何事一般。據他估計,廣場上的的死人他們沒花多少時間搬完,估計不會超過二百人。 (64memo.com-89)

  ------------------------------------

  不錯 ── 出塵 ─ (298 Byte) 2003-3-30 7:22:05 (157 reads)

  是我寫的。

  很報歉這已經是最詳細了,因為是無意中的道聽途說,對這個事件,由於國內不允許任何媒體涉及,所以有很多頗鮮為人知的口頭傳說,特別是在軍營堙A類似的我還記得一些,不過我以前就曾因信任朋友而受過錯誤資訊的誤導,所以覺得對這種道聽途說的消息還是比較慎重點好。因為是不可能找到當事人來證實的。

  ------------------------------------

  謝謝你的確認, ── 封從德 ─ (110 Byte) 2003-3-30 8:11:14 (126 reads)

  確實,記憶失誤的情況常常發生,歷史研究者自會知道如何處理口頭轉述的資料。至少有提供參考線索的作用。謝謝你。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397.htm

出塵公子,「“廣場死人200搬上直升機”——殘忍的民運鬥士!」,天下論壇 http://www.creaders.org/forums/politics/messages/302140.html2002年1月22日。


lastModified: 1/4/2005 3:34:00 PM

相關資料

  • 王曉明﹕六四目擊直升飛機運骨灰--目擊實錄:直升飛機運送六四死難者的骨灰﹐1994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槍殺四人的上尉被燒死﹐1989年6月4日。
  • 羅冰﹕[六四屠城]中共內報「六四」傷亡密情--官方內部"六四"死亡人數﹐1996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大屠殺拋棄在街頭的死難者屍體﹐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死難者 - 頭部中彈﹐1989年6月4日。
  • 廬山隱士﹕六部口被碾死的五個學生--鮮血、腦漿在中共鐵蹄下飛濺/六四12周年祭/坦克下的冤魂/五具屍體﹐2002年3月16日。
  • 一靜坐學生﹕血的證言--坦克繼續追趕學生至六部口壓死十一名學生﹐1989年6月4日11時。
  • 史筆﹕兵變胎死腹中--一九八九年趙紫陽下臺內幕紀實﹐2002年7月。
  • 網路圖片﹕王培文(丁子霖名單19號,死於六部口坦克下)--補充丁子霖名單﹐1989年6月4日6:20時。
  • 出塵公子﹕“廣場死人200搬上直升機”--殘忍的民運鬥士!﹐2002年1月22日。
  • 知情者﹕中共隱瞞六四死傷人數--羅幹,張工,陳希同,李鵬,江澤民決策焚燒屍體﹐2001年3月12日。
  • 琦勇﹕程仁與六四凌晨死在廣場--24歲/人大蘇聯東歐研究所87級雙學士﹐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清場未開一槍未死一人”﹐1989年7月22日。
  • 網路圖片﹕三名騎自行車的人死於軍人的鐵騎下(1)﹐1989年6月2日。
  • 六四檔案﹕回馬悲鳴﹕關於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的照片和六部口死難者--及六四檔案的安全政策﹐2002年6月21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