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版權頁

 目錄

 照片

 序一

 為了歷史的見證(代序二)

 第一輯:為柴玲辯護
  有感於《天安門》一片的報導
  柴玲沒有「讓別人流血,自己逃生」
    對「史料」的三點澄清
    兩個採訪者,思路不一致
    柴玲並未「自己逃生」,她堅持到六四凌晨
    「期待流血」與「等待血洗」
    盼望加強六四史料研究
    附:《蘋果日報》李怡專欄(一九九七年六月三日)
  獻身與求生的迷茫––對影片《天安門》史料根據的質疑
    一、用「蒙太奇」作「大手術」
    二、作「大手術」而沒作必要的背景介紹
    三、顛倒時間順序
    四、用詞與翻譯的問題
    五、轉述變成了自述
    六、李鵬與學生有「電視直播」的「公開對話」嗎?
    七、五一四有「公開」對話嗎?
    八、戴晴提了甚麼條件?
    九、其他問題
    十、對柴玲錄像談話的幾點批評
  背離歷史的歷史總結
    (一)關於柴玲錄影帶的三條線索
    (二)「期待流血」與「掌握權力」
    (三)「離開廣場」與「南下計劃」
    (四)見壞怎麼上?見好怎麼收?
    (五)對卡瑪質疑的質疑
    (六)關於五月二十一日
    (七)胡平與鬥爭哲學
    (八)四諫胡平
    (九)三點倡議
  柴玲「遺言」之所指及其背景
    (一)事實與背景
    (二)關於「南上北下」計劃
    (三)關於五•二七聯席會議
    (四)相煎何太急?
    (五)柴玲絕不願撤出廣場嗎?
    (六)柴玲為甚麼「期待流血」?
    (七)柴玲「遺言」的責任與局限
  廣場上的「逃亡費」
    一、「綁架錄音」基本屬實
    二、關於「表面堅守而實則開溜」––「逃亡費」問題
    三、關於「鮮為人知的幾個事實」
    四、為柴玲辯––另幾個鮮為人知的事實
    五、關於「學運新聞要講真話」
  《絕食書》的原文及緣起
    《絕食書》的起草與錄音過程
    為何絕食—《絕食書》的實蘊
    柴玲的感覺
    附《絕食書》原文錄音整理稿

 第二輯:廣場備忘錄
  「五一四對話」是公開的嗎?
    一、問題的提出––「中共讓步論」的根據何在?
    二、對話團長的回憶
    三、何謂「公開」?
    四、進一步的見證
    五、其它一些細節
    六、「蒙太奇」的問題
    七、選材上的的偏向
    八、餘論
  「自焚」與絕食團指揮部的成立
    一、先決條件是「自焚」
    二、代表會與記者會:確立合法性
    三、第一次人事變動
    四、第一次反「政變」
    五、李祿的回憶
    六、巴黎會議上對「自焚」的質疑
    七、「自焚」、「臥路」與「絕水」
    八、「自焚」與指揮部合法性危機
    九、進一步的反思
    十、結語
  五一八李鵬與學生「公開對話」了嗎?––駁「李鵬讓步論」
    一、五一八算對話嗎?
    二、進一步的澄清
    三、刪節的情況
    四、李鵬讓了哪一步?
    五、「李鵬讓步論」波及之一
    六、「李鵬讓步論」波及之二
    七、「李鵬讓步論」波及之三
  一九八九年五月廿六至廿八日:撤與不撤
    第一部分:回憶摘要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六日 星期五 晴間多雲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星期六 晚小陣雨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 星期日 陰
    第二部分:補正與註釋
  六四血夜–廣場滅燈的一刻
    轉移指揮部
    最後的紀念碑
    同仇敵愾
    「談判」還是「斡旋」?
    四點正,廣場燈滅
    「四君子」勸撤
    口頭表決,撤離廣場
    心理分析
    軍方未守承諾
    踏著「血路」試圖重返廣場
    噩耗傳來,坦克壓死十一位同學
    青天白日,四具橫屍
    死亡數字二千七?
    北大博士生的故事
    小白兔
  絕食後的表決與廣場撤留之爭
    前言
    一、戒嚴前的表決
    二、戒嚴後的表決
    後記

 第三輯:質疑「見好就收,見壞就上」
  見好怎麼收?––答胡平公開信之一
    一、為何遲答
    二、答什麼?
    「好」的分析
      一、「好」是什麼?
      二、「一見好就收」還是「見最佳時機才收」?
      三、「一見好就收」?
      四、「見最佳時機才收」?
      五、五一四對話是公開的嗎?
      六、五一八算對話嗎?
      七、李鵬讓了哪一步?
      八、當局默認了北高聯嗎?
      九、五一七講話是中共集體的讓步嗎?
      十、本章結論
  見壞怎麼上?––答胡平公開信之二
    一、你依然堅持「李鵬讓步論」和「見好就收」論嗎?
    二、你依然堅持戒嚴後應當「見壞就上」嗎?
    三、一九八九年:你堅持「見壞就上」
    四、楊巍的回憶說明你堅持「見壞就上」
    五、楊巍的慨嘆說明你堅持「見壞就上」
    六、一變:九○年《反思》強調「見好就收」
    七、二變之一:九五年附和媒體
    八、二變之二:九五年開初只提「見好就收」
    九、二變之三:掩蓋曾經主張「見壞就上」
    十、三變之一:九五年被迫再提「見壞就上」
    十一、三變之二:賴帳不認「見壞就上」
    十二、三變之三:偷梁換柱、蒙混過關
    十三、三變之四:以攻為守,倒打一耙
    十四、本章結語
  見好沒法收,怎麼辦?––答胡平公開信之三
    一、撤出廣場的呼聲
    二、撤出廣場的可能
    三、一面倒的支持
    四、政治派別的介入
    五、激昂中的婉約
    六、運動組織的散亂
    七、收放自如的條件
    八、本章結論
  回應胡平––答胡平公開信之四
    一、為何壓制我的文章?
    二、斷章取義的情況
    三、倉促總結歷史的功利意識
    四、「反思」背後的功利意識
    五、歷史假定法的問題
    六、關於「第二手材料」
    七、關於楊巍的見證
    八、其它一些細節
    九、誤解和曲解

 第四輯:反思中的困惑
  反思中的困惑––八九學運之我見
    一、「新啟蒙」心態是理解學生運動的關鍵––八九學運的主旋律
    二、為何要撤?––道德勇氣的淪喪?
    三、阻撓五•一四對話––我最大的過失
    四、歷史的悲哀
  八九學運中的派系淵源與組織問題
    一、學運之前
    二、學運之初(四月十五日—十九日)
    三、「北大籌委會」成立之初的情形(四月二十—二十二前後)
    四、北高聯及其他學生自治會的成立
    五、對話團的緣起
    六、絕食團的興起
    七、後期廣場上的派系之爭
    八、各界支持學運的組織
    九、對北高聯的再認識
    十、北高聯是民陣的前車之鑒
    十一、總結
  八九學運的反思與借鑒
    一、學運目標的泛化與異化
    二、組織過程中的困境
  八九學運組織結構的反思
    一、北大籌委會的優缺點
    二、清華模式與師大「開希作風」
    三、北高聯的懸空
    四、絕食團對北高聯的挑戰
    五、絕食團指揮部形成的斷裂
    六、廣場指揮部與首都各界聯席會議
    七、指揮部與首聯的結構問題
    八、總體反思:習慣法VS成文法
    九、我的反省
  是深入考查八九民運史料的時候了
    一、現代傳媒––誤導八九民運史的原因之一
    二、《回顧與反思》一書的史料價值
    三、九一巴黎研討會的局限
    四、第二手理論家––誤導八九民運史原因之二
    五、下一步﹕無名氏研究
  讀丁子霖老師「六•四」七週年祭文有感
    一、道義責任
    二、要求回國受審
    三、不要為凶手開脫
    四、原原本本的事實
    五、巴黎會議與「隔的感覺」
    六、呼籲第二次會議
  民主是手段還是目的?
    一、民主競選:文化心理的反思
    二、「愛國」與「民主」
    三、原則問題
    四、道義責任
    五、另一種承擔

 附錄
  柴玲「最後的話」––––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影談話
    一、四二二參加運動
    二、絕食
    三、成立指揮部
    四、最後的陣地
    五、悲哀
    六、對談
    七、家庭
    八、下一步
    九、不再幻想
  九一六四備忘錄
    陳情書
  回國受審「自白書」
  辭職書 (一九八九年五月六日)
    一、瞧,這個人
    二 原因、結果與進程化的民主
    三、目前的任務及方式
  阿洪––無名氏散記 (柴玲逃亡的故事)
    「是你的朋友我就幫」
    準備在不測時自殺
    在裡面藏了四天五夜
    一眼就能看出是「大圈客」
    找到中大的同學
    岑建勳見到我們大喜過望
    台灣記者成了「張如大姐姐」
    阿洪讓出住房和獎學金
    阿洪打工從負數做起
    阿洪在商學院的遭遇
    踏進一個法國家庭作客
    可敬的法國「教母」
    阿洪身上的六四真精神

 書目舉要
  圍繞「柴玲錄像事件」的爭議文章
  其它文章
  個人回憶
  資料集
  著作

 簡要大事記

 本書相關主要組織一覽表

 出版項

 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