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
萬維、多維
2004年6月3日
  

提要: 
  ﹒王丹吾爾開希為柴玲高興
  ﹒美國經商不順
  ﹒網友說話
﹒編者插圖。岑建勛、柴玲、李錄和封從德


編者按

  這是一篇典型的以訛傳訛的“報道”﹐類似的“報道”還有很多。

  2004年“六四”十五週年紀念前夕﹐多維新聞社突然報道“柴玲已經回國、目前人在國內”。我吃了一驚﹐立即打電話到波士頓﹐柴玲接了電話﹐人根本就在波士頓。

  這個謠傳傳播很廣﹐還說柴玲的公司快倒閉了﹐柴玲聽到後一笑﹐說其公司正準備招收160名新僱員。

  1995年影片《天安門》之後﹐柴玲的聲譽受到極大打擊﹐包括許多民運人士對她並無善意﹐柴玲從此淡出政治﹐入讀哈佛商學院﹐1998年自創公司﹐在IT行業不景氣的這幾年﹐算是經營得很好的了。

  關於柴玲的諸多謠傳和澄清﹐可參見柴玲簡介


封從德      4/22/2005 7:47:00 AM


傳柴玲回中國 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

萬維、多維


日期:6/3/2004 1:10:52 PM


  資料圖片:柴玲(前左)和前夫封從德(前右)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

  萬維讀者網記者佚民綜合報導,消息人士對多維社說,1989年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38歲的柴玲已被特許回到中國。柴玲是經香港首次回到中國的,到了上海。她現在可以往來於上海、香港、美國之間。柴玲曾對友人說,她計畫到上海為開展環保事業鋪路。

  同是六四學生領袖的王丹在華盛頓說,他不知道柴玲是否在中國,很久未見到她了,給她留言也未見回音。

  中國官方人士不願意證實柴玲是否已回到中國,只是說,「確實有人被准許回到中國,是依個案處理」。而另一位官方人士較早前透露,「高層曾有意決定讓流亡者分批回國,但現在這個計畫被擱置。」

  據悉,1999年,柴玲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曾說,等這一代領導人退出舞臺,他們這些人回中國可能非常有希望。

  美國之音早先據香港人權民運資訊中心的資訊披露,當年因為六四而被通輯的二十一人當中,有十四人流亡海外,有七人還在國內。

  在美國的十二人中,北京大學的王丹在哈佛大學攻讀歷史學博士;北京師範大學的柴玲在波士頓經營網路和環保公司;北京大學研究生劉剛在紐約高科技公司任職;清華大學的周封鎖在美國讀完書工作;北京師範大學的梁擎敦在南加州從事金融股票工作;中國社科院的王超華在南加州工作;北京大學的王有才不久前剛從中國釋放出獄,目前在哈佛大學當訪問學者;中國政法大學的張志清在美國下落不明;北京大學作家班的張伯笠在華盛頓傳教;南京大學的李錄在華爾街從事金融業;清華大學的熊煒在美國某地工作;北京大學的熊焱參加了美國軍隊,目前駐紮在伊拉克。 (六四檔案 / 2004)

  柴玲的前夫、北京大學的封從德目前在歐洲。他在法國讀完了博士學位。

  北京師範大學的吾爾開希則在臺灣結婚成了家,作兼職電臺節目主持人。

  留在中國的七人中,北京經濟學院的翟偉民,目前在河南一家公司工作;北京航太航空大學的鄭旭光在北京從事股票生意;北京電影學院的馬少方在深圳發展公司;北京大學的楊濤在廣東做生意;政法大學的王治新坐牢獲釋後,回到山西,目前沒有工作;清華大學的張銘還在上海監獄中服刑,他因為“職務侵佔罪”在1999年被判處七年徒刑。

  法新社發自北京的報導說,在今天的中國,人們更注意賺錢,根本沒心思推動政治改革。天安門學生領袖,人們差不多已經忘記了。


王丹吾爾開希為柴玲高興  

  據多維社消息,王丹表示,「柴玲能回國我很高興」,「我困惑的是我為什麼不能回去。」 與王丹在一起的吾爾開希亦說,「為柴玲高興。」

  柴玲會不會是有條件回到中國的?吾爾開希說,「在推進中國民主方面,柴玲已經做得夠多了,沒人可以指責她。柴玲有權力做出她的選擇,無論她是以美國公民還是以中國公民身份回國。」

  王丹則說,「作為柴玲的朋友,我相信她的人格,理解她的選擇。」「我不相信柴玲因為要回國而和中共站在一起。」

  1989年,23歲女大學生柴玲一夜間成為國際英雄,她是天安門廣場示威學生總指揮,並在廣場上與封從德成婚。

  現在,柴玲幾乎從中國人的視野中消失了,在近幾年海外異議人士的各種聚會上,罕見柴玲出現。

  在王丹2001年在波士頓舉行的一次聚餐上,久違了的柴玲短暫出現。柴玲比幾年前發福了不少,與1989年時纖細身形可說是判若兩人,當時有人問柴玲是否剛做了母親,柴玲對此笑而不答。


美國經商不順  

  專欄作家Bailey曾在《波士頓環球報》撰文指出,多年來柴玲的英雄形象已經變得模糊不清。柴玲當年的學潮盟友責備她和其他學生領導為了自己出名和權力,犧牲他人,導致六四的流血犧牲。電影文獻片《天安門》即反映了此種看法:柴玲在一個北京的旅館客房堭筐的採訪中竟然說,學生們不斷地問我,下一步應該做什麼?我們可以達到什麼目標?我感到很哀傷,因為我怎麼能告訴他們我們實際上希望血戰,希望政府宰殺人民的時刻,只有天安門血流成河,中國人才會睜開眼睛。 (64memo.com / 2004)

  也有讀者為柴玲辯護:儘管柴玲對“六四”悲劇負有一定責任,但她決沒有傷害自己同學的動機。她之所以被歷史推到這樣特殊的地位,很重要的原因是她在當時比別人具有更強烈的正義感、責任感和獻身精神。當然,她的政治知識、理性都是明顯不足的。 柴玲在接受美國《財富》雜誌訪問時披露,她赴美後,在哈佛大學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其後到一間顧問公司工作。在那認識了現在的丈夫,比她大十歲的馬丁(Maginn)。兩人於1998年開設網路公司珍查巴爾(Jenzabar),主要製作學校用的行政管理軟體,供學生登記學科和檢查課外作業。 (64檔案 - 1989)

  服務推出後,珍查巴爾曾經同美國南達科他州的一些學院簽訂協定,有學生曾上網查資訊,但沒人付款。當時柴玲夫婦曾一度雄心勃勃,策劃把公司上市,不料適逢網路股泡沫爆破,上市計畫告吹。由於公司成立以來一直未收費,公司財政一度拮据。

  其後,一批管理層人員向法院控訴,指柴玲與其丈夫開設的網路公司曾經誤導投資者,並且欺騙美國聯邦稅務局,令她官司纏身,雪上加霜。


網友說話  

  網友 在 12/4/2004 9:15:14 PM 發表如下評論:

  柴玲的崇拜者、辯護者們,其實並未認真學習柴玲語錄。他們所崇拜、所為之辯護的柴玲,不過是他們想像中的英雄,不是我們所評論的這一位活人。柴玲那篇著名的談話,這些崇拜者就沒有或者不敢認真學習,氣勢洶洶地找人要證據,不過證明著自身的無知而已。 比如說吧,柴玲提到的“流血”,固然不等於就是大屠殺,嗑破頭擦破皮也可算是流血吧。可惜,柴玲的所謂“流血”,她自己定義得清清楚楚,是“血洗”,是“廣場血流成河”: “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 “下一步作為我個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 則她所期待的是怎麼樣的一幅情景,是再清楚不過了。事實上後來實際發生的還沒有她所期待的那麼悲慘,廣場上並沒有血流成河。她所宣傳的廣場上死了幾千人,恐怕正是她內心所希望看到的。 作為一個人,柴玲想活下去,無可厚非,我們也不認為她該死。我們所非議的,是她自己想活,卻不會推己及人讓別人也活,希望的是別人去流血犧牲。這也是有她的話為據的: “下一步作為我個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 “問:你自己會繼續在廣場堅持嗎?   “我想我不會的。   “問:為什麼呢?   “因為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樣的政府殘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這樣想。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說自私什麼的,但是我覺得,我的這些工作,應該有人來接著幹下去,因為這種民主運動不是一個人能幹成的。這段話先不要披露,好嗎?” 而這也有她的行動為證。五月底領了救命款出逃,對外美其名曰去傳播火種。後來發現沒什麼事才又回到廣場。這一切也都有被人偷錄下來的錄音為證。六四時她在廣場,不過是湊巧。 (64memo中華富強-2004)

  網友 在 12/4/2004 12:01:39 AM 發表如下評論:

  老師昨天給我們看了一部片子,國外拍的反映六四的,我覺得柴玲在接受採訪時明顯說了些假話,我並非反對民主,但是他們是幼稚的,學生是最大的受害者,有些學生領袖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包括柴玲,她絕對是一個有心計有政治野心的女人,她愧對那些善良的學生。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執政黨都要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改革要漸進,不能太激進。學生運動並沒有換來一個更民主的社會,反而使中國的民主倒退了十年,沒有當時的運動,六四後至今的政治氛圍就不會有這樣令人窒息。愛國需要理性,政治需要理性,經濟轉型成功,政治轉型也指日可待,沒有人能阻擋歷史前進的車輪。 (64memo中華富強´89)

  網友 在 12/3/2004 9:05:22 PM 發表如下評論:

  作為中國人,對於民主,可以說一句:“Forget about it!”中國有著兩千年的封建史,直接進入了一個較高層次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不等於官僚獨裁),人民沒有受到過自由啟蒙(如法國的百科學術運動,盧梭的均權論,孟德斯咎的天賦人權)。在大部分人心中,天皇老子的概念還是十分的牢固。論民族改良,那是要幾代人的努力的。然而,在現在國內貧富懸殊,國際明媟t堥到經濟,戰略包圍,打壓的現實之中,中國不可能也不可以推動89年的民主。中國有著太多的自下而上的政治改革--流血,而自上而下的又阻力重重。所以,中國近期(第四代中國人--1980年出生的人)不可能出現民主! (64memo祖國萬歲/2004)

  網友 在 12/2/2004 3:16:23 PM 發表如下評論:

  他們是愛國的只是在愛國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將人性中灰暗的部分暴露了出來而已關鍵還是體制天安門我看過。比較客觀了比較反感柴林我感覺她像是江青投機者

  網友 在 11/30/2004 8:16:27 AM 發表如下評論:

  愛國之心人皆有指包括他們

  網友 在 11/29/2004 1:28:31 AM 發表如下評論:

  我可以理解他們當年想要拯救中國的美好願望,我當時還小,並沒有資格評價到底誰對誰錯,只是這些曾經被無數大學生稱為英雄的人成為一些反華勢力的工具,我覺得很悲哀,他們曾經令無數人感動的愛國心是否只是他們為了要出名的踏腳石?

  網友 在 11/27/2004 1:56:56 PM 發表如下評論:

  承認你們曾經有過反腐敗、宣導民主的良好的願望,可是你們同樣有著用同學的獻血換得個人成功的野心。你們沒有充分想著實現真理的理想,卻躲在那個有著你們的民主天堂媗曋|著其實離你們幻想很遠的民主。也許你們出去是一件好事,至少讓那些已經化為灰燼的血肉之軀有點安慰。學會理性吧,美國不會是中國的救世主,你們其實是中華民族的叛逆,美國收留你們的企圖很明顯,美國不會歡迎你們去那堳鱉玊A們理想的民主。悲哀啊!你們怎麼曾經會成為美國反華的工具??? (64檔案´89)

  網友 在 11/26/2004 12:37:24 PM 發表如下評論:

  這些人不可原諒,自己目前在逍遙快活,可憐那些真正愛國的學生已經永遠消失,如果他們當初的陰謀成功,今天的中國是什麼樣子呢

  網友 在 8/18/2004 1:32:44 AM 發表如下評論:

  我想他們還是熱愛我們的祖國的,儘管他們翻了錯誤


64memo.com - 2006

http://www.64memo.com/b5/14660.htm

萬維、多維,「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大華網 http://www.dawanews.com/detailnews.asp?newsid=42272004年6月3日。


lastModified: 4/22/2005 7:32:00 AM

  



網友的評論:


炵緙 評論道:【觀點相異】         
  當年那些喋血的學生真的是白犧牲,成就柴這種女人躲到美國來享福反華      


炵緙╮@     5/13/2005 4:09:00 PM

相關資料

  • 香港無線電視﹕柴玲憶述屠殺經歷錄音錄像﹐1989年6月8日16時。
  • 雲兒﹕還她一個公道--為柴玲辯護﹐2003年4月6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馬列邪教﹕柴玲是否逃離廣場--有關柴玲是否在64屠殺夜逃離天安門廣場﹐2003年8月14日。
  • 王丹﹕王丹:絕食是怎樣發起的﹐1999年5月9日。
  • 《百姓》雜誌記者﹕一名北京教師的見證--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7月1日。
  • 萬維、多維﹕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2004年6月3日。
  • 封從德/大參考﹕阿洪---地道的六四無名英雄--我和柴玲如何逃出中國?﹐1994年4月15日。
  • 柴玲﹕柴玲「最後的話」原本--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影談話﹐1989年5月28日。
  • 網路圖片﹕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6月4日11時。
  • 柴玲﹕柴玲錄音憶述屠殺經歷﹐1989年6月8日。
  • 網路圖片﹕柴玲絕食後暈倒﹐1989年5月17日。
  • 搬運﹕有關柴玲-----不喜者勿入--封從德、方舟子等對柴玲講話的看法﹐2002年6月6日。
  • 網路圖片﹕柴玲﹐1989年5月27日19時。
  • 柴玲唸﹕《絕食書》﹐1989年5月13日11時。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