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86 頁 【▼下一頁】
  


見好沒法收,怎麼辦?––答胡平公開信之三  

  胡先生:
  上二封公開信完成了總體架構四章中的前二章,本文是第三章。前兩章重點在「破」,即證明:「好」、「壞」難以測量,因而「見好就收,見壞就上」也難以操作,你自己就常常自相矛盾,尤其是在戒嚴後主張「見壞就上」,幾年後卻批判別人激進,沒有「見好就收」;本章重點在「立」,即論證一點:民主機制不健全,才是民運組織的根本問題,一九八九年不能收放自如,教訓主要在此。 (64memo.com - 1989)
  你《反思》中的「見好就收」論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只是太表面,把問題太簡化,因為當時並非沒有「收」的打算和嘗試,而是收不下來;尤其是「見好就收」若是與「見壞就上」作為配套策略,還可能壞事。其實,我很贊同你的一個論點,即「光有見好就收的原則是不夠的,還必需在當時就能夠準確地測量到什麼是好」;如果民眾達不到「足夠的共識」,那就需要「強有力的組織領導」。可惜你未能展開論述。【以上第286頁】 (64memo.com - 1989)


【目錄】
【▲上一頁】 第 28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