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87 頁 【▼下一頁】
  

  在這一思路的基礎上,本文首先探討「為何八九民運沒能做到見好就收」,然後從組織結構上討論一下如何才能收放自如,這對未來民運,也許有所借鑒。

一、撤出廣場的呼聲  

  廣場上並非沒有「見好就收」的打算和嘗試,這是首先要說明的。這有兩方面,正式的表決和一般的勸撤。首先列舉表決撤離的情況:
  五一四晚:幾十所高校自治會負責人表決撤離,吾爾開希喊東移;
  五二一下午:北高聯四十多北京高校代表三十二票贊成撤離;
  五二二凌晨:吾爾開希喊撤,之前曾得到高聯常委的支持;
  五二二:王超華統計到二百多個學校同意撤退的名單;
  五二六傍晚:楊濤到廣場指揮部商定「空校運動」計劃;
  五二七晨:高聯常委會決定在五二八「全球華人大遊行」後光榮撤退;
  五二七下午:首都各界聯席會議建議五月三十日撤離;
  五二八凌晨:廣場指揮部五常委四:一希望撤;
  六四凌晨五點:留在廣場紀念碑上的人員全體口頭表決,通過撤離。【以上第287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28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