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將記住這一天──首都各界五一七聲援絕食學生大遊行紀實
《人民日報》記者集體採寫
1989年5月18日
  

提要: 
  ﹒● 首都抖動了
  ﹒● 人民的心願
  ﹒● 母親在流淚
  ﹒● 絕食還在繼續


首都各界5•17聲援絕食學生大遊行紀實

﹒《人民日報》記者集體採寫﹒


  北京,千千萬萬顆心懸繫在天安門廣場。

  一天,兩天,三天,四天,五天,近百個小時過去了,在飢渴與烈日的煎熬下,在悲憤的情緒中,絕食的學生已有一千多人暈倒。

  人體絕食的警戒線是三天,超過,就可能會以生命為代價。

  “救救孩子!”、“救救國家!”萬萬千千的人從心底發出了沉重的呼喚。

  一場浩大的,有上百萬人參加的聲援絕食學生的遊行,終於在五月十七日爆發!


● 首都抖動了  

  整個首都抖動了。上午起,一支支遊行隊伍從四面八方湧向長安街。東迄建國門立交橋,西至復興門外,十里長街變成了人的潮湧,旗的海洋。

  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的汽車上,掛著醒目的條幅──“陳景潤關心絕食學生”,它表達出知識界的一片愛心。遊行隊伍中,人民大學歷史系教授韓大成鄭重地說:“我相信這一天一定會記入中國史冊!”

  遊行隊伍中有鋼鐵工人、建築工人、郵電工人、電子工人、機電工人、汽車工人……他們打出的橫幅上大字書寫著:“工人階級是學生愛國民主運動的堅強後盾!”

  農民也來了。北京密雲縣的農民劉大爺告訴同行者:“我今年六十七歲了,這幾天看電視,知道學生在遭罪,太可憐,我就出來了。”

  佛教徒們也舉著標語走進了廣場,他們上前慰問學生,更望各界“慈悲為懷”。

  “東北在吶喊!”──來自瀋陽的大學生打著橫幅出現了;“上海同北京同呼吸!”──上海的大學生代表走上了長安街。天津、河北、河南、浙江……許許多多的外地學生加入到遊行隊伍中。香港學聯的代表攜帶著各校的捐款,也來到廣場中心絕食同學的面前。

  “救救學生、真誠對話”;“反對腐敗,鏟除官倒”;“癌症不除,國無寧日”……遊行的人們大聲發出響亮的呼喊,也公開表達出對中國前途與命運的憂慮與希冀。

  “人道”!中國革命博物館高大建築上飄揚著的寫有這兩個大字的旗幟,道出了廣場上人們的心聲。


● 人民的心願  

  從早到晚,數百萬人自發地湧上街頭,數不清的企事業單位的遊行隊伍,儘管必不可免地帶來某些街道的交通阻塞,但是,縱觀整個遊行活動,卻是隊伍嚴整,秩序井然,幾乎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和事故。

  下午六時三十分,東長安街,工人隊伍仍然絡繹不絕向天安門進發。“北京汽車製造廠”、“北京印染廠”、“北京起重機廠”、“北京內燃機總廠”、“首都鋼鐵公司”……工人們亮出自己的廠名,高聲呼出自己的心聲:“我們工人來了!”“向學生致敬!”他們是剛剛下班,來不及脫下工作服,便加入了遊行聲援隊伍的行列。

  在崇文門北街,北京市焦化廠的工人走下班車,展開旗幟,打出標語,迅速組成了一支遊行隊伍。他們是從京郊三十里外的工人下班回城的,不奔家,不吃飯,喊著口號向天安門進發了。一位工人告訴記者:“我們不能停工,停工北京就沒有煤氣燒了,只能下班趕來遊行。”

  在北京站附近的公共汽車站,十路、二十路公共汽車的調度和司乘人員說:“我們這兩路車都經過天安門廣場,學運一個月來,出車是受到了影響,也耽誤了一些乘客趕路。奇怪的是竟然沒有聽到多少怨言,而且沒有發生一次傷人和死人的交通事故。”

  在大北窯四路汽車站,約有二十多人在耐心地排隊等車。遊行隊伍中有人向他們呼喊:“對不起,耽誤你們乘車了!”回答是:“不怪你們,我們理解。”一位拎黑色提兜的婦女說得更有意味:“我是為遊行助威的,只不過站在了站牌下。”


● 母親在流淚  

  面對著奄奄一息的學生,人們再也忍不住了,千千萬萬的人,甚至是生命垂危的癌症患者,也前往天安門廣場,向絕食學生伸出了援助之手。

  北京三露廠幾十位聾人職工舉著寫有“聾啞人支持你們”的橫幅,默默地、比比畫畫地進入了天安門廣場,走到絕食學生隊伍面前,他們掏出了表達自己心意的字條:“同學們:你們的運動是正義的!你們的所有要求正是我們聾人多少年來想要說但無法說的話,因此,我們聾人的內心堳D常感謝你們,支持你們。我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們的心意,只好將我們通過勞動換來的錢送給你們,請收下我們的這點心意吧!” (六四檔案´89)

  整整一天,廣場上不斷廣播著各黨派、團體、機關和個人的聲援信。此時,絕食指揮部的廣播站正在播放解放軍總醫院的醫護人員寫來的慰問信,信中深情地說:“同學們已經五天沒有進食,許多人暈倒了,我們對此萬分難過,時刻都在掛念著你們。同學們,黨心、軍心、民心都向著你們,勝利屬於你們,未來屬於你們!”

  中午,烈日炎炎。遊行者揮汗如雨。

  建國門至東單的街頭,一些國營或集體餐館、冷飲點的師傅們,以及住在鄰近的一些家庭主婦們,自動抬出茶桶,提出水壺,拿出冰糕、冷飲,免費供應路過的遊行隊伍。

  一群小孩子捧著茶壺茶碗,一邊義務遞茶送水,一邊高喊:“爺爺、奶奶、叔叔、阿姨,你們辛苦了!”


● 絕食還在繼續  

  轟轟烈烈的大遊行,使正在天安門廣場絕食及聲援的學生感到極大欣慰。

  記者問一位支撐著坐起來的北京航天航空大學絕食的羅仕劍同學:“人民大眾已經行動起來了,你們是否考慮需要結束絕食,離開天安門廣場?”他說:“我認為光是人民覺醒還不夠,還希望黨的領導能拿出行動來,和人民站到一起。我不希望黨和人民脫離,為了黨和人民的團結統一,我們還要絕食到底!”另一位叫金國善的同學拿著當天的《人民日報》指著諶容的文章說:“作為一位母親,她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我的母親也會這麼說的,但是要我們結束絕食做不到。絕食是有明確目的的,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六四檔案/2004)

  羅仕劍還告訴記者,五月四日曾收到父母從湖南老家寄來的信,要他回家。昨天他在絕食現場給爸爸、媽媽回了一封信,隨信寄去了一張報導學生運動的報紙,說明“人民是支持我們的”。他相信父母在理解了兒子的行動之後,一定會支持他們的。

  中央戲劇學院有十二名絕食學生十六日上午開始絕水。在他們一旁立著舞美系同學製作的巨幅畫像,上面畫著裸體的母親在祈求“救人”。北京市急救中心的醫生痛苦地告訴記者:“最危險的是他們這幾個人,如果再這樣脫延下去,後果將不堪設想。”

  凌晨二時半,中央戲劇學院舞美系的老教授慕百鎖聞訊趕來看望絕水成員之一的兒子慕鋒。慕百鎖指著東側第三個躺著的學生說:“那就是我的兒子。”這時,慕鋒也艱難地抬起頭望著白髮發蒼蒼的父親,父子相互揮了揮手。

  “我現在很激動,不能說出什麼。我只告訴兒子,要聽醫生的話。”慕百鎖對記者說:“我和老伴都不願意孩子死去,我只有兩個孩子啊!但我覺得為爭取民主,獻出兒子值得!”

  中央美院副教授吳小昌,本來是看望兒子的,可他也決定從今天起開始絕食。他說:“我們知識分子不是窮得什麼都沒有了,還有膽量和勇氣。我在這媟P受到,一切都是這樣美好和高尚!”

  時至深夜,遊行還在繼續,絕食還在繼續。

  午夜,在熱潮中翻滾了多日的天安門廣場,飄起了細細的小雨。廣場上,氣溫明顯下降。但是,人心中的熱潮是否降溫了呢?一位身體虛弱的絕食學生說:“我們還在等待,但時間不多了……”

  焦躁與理性同在,憤怒與期待同在,痛苦與希望同在……

  五月十七日,歷史,將記住這一天。

  □ 摘自《天安門一九八九》(1989)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632.htm

《人民日報》記者集體採寫,「歷史,將記住這一天——首都各界五一七聲援絕食學生大遊行紀實」,《人民日報》1989年5月18日。


lastModified: 1/9/2005 7:17:00 PM

相關資料

  • 封從德整理﹕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1989年5月14日23時。
  • 六四檔案﹕趙紫陽和溫家寶到廣場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
  • 王丹﹕王丹:絕食是怎樣發起的﹐1999年5月9日。
  • 網路圖片﹕趙紫陽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4時。
  • 《人民日報》記者集體採寫﹕歷史,將記住這一天--首都各界五一七聲援絕食學生大遊行紀實﹐1989年5月18日。
  • 北京青年報﹕趙紫陽會見戈談話--絕食日志:絕食第四天(89.5.16星期二)﹐1989年5月16日16時。
  • 柴玲唸﹕《絕食書》﹐1989年5月13日11時。
  • 六四檔案﹕絕食昏倒﹐1989年5月17日。
  • 封從德﹕自焚與絕食團指揮部的成立﹐1998年1月14日。
  • 網路圖片﹕柴玲絕食後暈倒﹐1989年5月17日。
  • 六四檔案﹕公共汽車裡的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
  • 六四檔案﹕絕食第三天早晨﹐1989年5月15日。
  • 六四檔案﹕成都民眾聲援北京﹐1989年5月25日。
  • 六四檔案﹕絕食第四天﹐1989年5月16日。
  • 六四檔案﹕絕食第一夜﹐1989年5月13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