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迷霧與真僞
封從德
2007年3月4日
  

六四:迷霧與真僞

封從德


  ★★★【此文最近更新】★★★








  這是作爲一年前【六四:誤解、曲解、不瞭解】系列的續集,在此歸結一下近期在『獨立評論』上遇到的“六四”相關疑問。【迷霧】【真僞】分述如下,以後還是會采用『獨評』的修訂功能,逐步擴充: (64memo反貪倡廉´89)

  ――――――――――――――――――――――――――――――――――
  (4)迷霧
  ――――――――――――――――――――――――――――――――――

  【六四死亡人數】

  應在三千上下,根據是最近對當時負責北京各家醫院調查的常勁(時任北大自治會副主席)和王有才(時任北高聯秘書長)的六四播客錄音,當時北大派出28輛車二百多位學生記者統計的結果,與紅十字會數字一致。

  這個數字在當時是偏低的(我當時都還不太相信),如當時報道北約情報人員說“死難人數可能多達七千人”,美國總統首席助理說是“死逾四千人”,吾爾開希到六月底還在香港說“廣場死亡數以千計,北京,我想數以萬計,我這是比較保守的估計”,詳見『六四傷亡的十七種說法』。記錄片《天安門》拿柴玲“聽說200多到4000”做文章,指她說謊,是該片具有明顯偏向和個人針對性的明證之一。 (64memo中華富強-1989)

  【“三綫計劃”】

  陳小雅1993年的《八九民運史》,以“三綫計劃”作爲運動方的陰謀框架,相當驚人地對八九民運進行了結構性的解讀:

  //

  1989年“四月底,陳子明便設計出了一個“三綫”計劃,即︰一綫,由學生組成,繼續向政府施加壓力;二綫,由對學生有影響力,有社會知名度的知識界人士組成;三綫,由他主持,專司和政府談判。”(陳小雅《八九民運史•序》第11頁。該書第359-360頁還有更爲詳細的說明:“早在四月底,陳子明就提出了他的“三綫”計劃。即由在這次胡耀邦逝世過程中自發産生的學生運動構成第一綫,通過與社經所有聯繫的大學青年教師對之産生影響。二綫,由知識界知名人士組成,功能是指導與保護學生,也可以制約學生,由與知識界朋友較多的王軍濤和閔琦聯絡,二人均爲該所元老,也是七十年代末期西單“民主晼車伝薊漲P志。包遵信的回憶證明,他們聯絡知識界的渠道之一,就是緊緊抓住包遵信。三綫,由陳子明本人主持,功能是利用一綫二綫造成的壓力,專司與政府談判。”)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

  “三綫計劃說”立即引起嘩然。如仲維光在1994年的回國紀聞中說:

  //

  “在京期間,我和張教授談到陳子明和王軍濤在八九年民運期間的三綫計劃,即第一步利用學生運動,擴大事態;第二步利用知識分子影響學生,不惜製造流血事件,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第三步利用他們對局勢的左右能力,換取進入黨內權力階層。…到五月二十日前後,局勢已經發展到共産黨難以控制,…陳子明和王軍濤等立即利用這一時機,…積極和李鵬等聯繫。……幾千年來,政治和權術和肮髒分不了家,似乎搞政治就離不開手段和權謀。…在民運中有一些(或不少)人以反對泛道德主義爲名,實際上是搞非道德主義,這樣幹最後肯定是要失敗的。如果一點不講道德,必定建立不起絲毫的公信力,又如何能成功。”(見仲維光『污染的心靈和心理恐懼』一文) (64memo祖國萬歲´89)

  //

  同一時期,許良英、包遵信、王丹和周舵對《八九民運史》中社經所“三綫計劃”的看法是:

  //

  許良英:“沒有介紹內容,看不懂;說陳子明考慮與李鵬‘握手言歡’,也看不懂。”

  包遵信:“對于‘三綫’問題,我也有一些感覺。一次開聯席會議,王軍濤帶我去北緯飯店…

       28號又帶我去雅圓飯店,我當時很奇怪,怎麽那媮晹酗@攤子?四月底,他們給過

       一些人錢,我知道這個事。”

  王丹:“對于‘三綫’的問題,以前我和包老師都有感覺,但還是很震驚。你的書出來對我們

      是一個有力的佐證。我還有幾點可以提供給你,希望你不要錄音。……”

  周舵:“我不知道‘三綫計劃’,但我看了以後一點也不感到吃驚,他做得出來的。”

     (見陳小雅《佛之血》175-182頁

  //

  “三綫計劃”說被陳子明的妹妹和他本人所否認。1999年7月,陳子明的妹妹陳子華以筆名“曉華”寫文章駁斥陳小雅(陳小雅《佛之血》191-208頁)﹐說是“詢問了社經所的主要成員,沒有一個人聽說過這個‘三綫計劃’”;陳小雅隨即撰文『答“曉華”』(《佛之血》208-219頁),稱“在“三綫計劃”問題上,至少掌握了三個人證;在“政治局委員”問題上,則有四人旁證)”所謂“政治局委員”問題,即陳子明的自我政治期許,是要做到中共政治局委員以上。問題是陳小雅一直語焉不詳,沒有給出這些人證和證詞的詳細說明﹐他人也就無從核實。似乎此事在“圈內”廣爲人知﹐陳小雅《八九民運史》360頁的注[三二]對此有所解釋: “對此事,參加的知識分子多有保留看法。當時,被招前往的人當中有人當場拂袖而去。但考慮到維護民主陣營的聲譽,多不願提及此事。” (64memo.com - 2004)

  最近,陳子明在『獨立評論』上公開否認了“三綫計劃”說:

  //

  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貝蘇尼,根本不存在所謂的“三綫計劃”或“三步計劃”。1989年5月下旬到6月初,我和幾個朋友專心致志地趕寫一篇幾萬字的大文章,準備在《經濟學周報》被取締前一次性刊出。可惜這篇文章尚未截稿,屠殺和大逮捕就開始了。運動的結局會是怎樣,我和其他有政治閱歷的知識分子一樣,是很清楚的。

  // 見:http://www.haichuan.net/XHC/show.php?bbs=10&post=667298

  幷指責說,誰說他在秦城曾申請火綫入黨就是“造謠”,誰信“謠”“誰就是傻瓜”。問題是這個“謠言”恰恰是他妹妹說的。雖然寫了大量文字說明自己不可能【想】入黨,但陳子明幷不否認【申請】入黨一事。

  隨後就是吳仁華等人的蒙面筆名的口誅筆伐(蒙面當然也可能被看穿;被看穿幷非就不是蒙面,只是沒蒙好而已),似乎想弄清楚實情就是大逆不道。而一同上來造謠中傷的造謠者,在我的『申明』戳穿其謠言後,就人間蒸發了,其它幾個臨時筆名也停止了運作(我當然不一定認爲這些蒙面者都是社經所團隊的,有心人的離間計也不是不可能)。

  【王丹、吳仁華是否屬于“社經所團隊”?】

  王丹屬于社經所團隊,這一情况被細心地隱藏了15年。奇怪的是,這一關鍵情况社經所所長似乎不知道。也許陳子明還真的不知道,所以才很驚訝地質問我:“請問,王丹承認這種說法嗎?我作爲所長,明確地告訴封先生,王丹不是社經所人員。社經所當時有很多人,哪個人告訴封先生,王丹是所堛漲身?”

  我這樣回復後,陳子明不再說什麽了:

  //

  “是王軍濤在“六四”十五年後披露的,他對我說過,在法國國際廣播電臺2004年5月23日采訪中也說過,你可以向王軍濤求證。”

  //

  下面的問題也沒有回音:

  //

  “這媔雇a問一句:張倫、劉剛、周舵、陳小平、吳仁華、李進進、高超群、劉蘇堙B王剛、老木在八九民運期間是否社經所團隊人員?除了上述人員中可能的社經所團隊人員,還有哪些社經所團隊人員參與了八九民運的組織活動?(若因一些人還在國內不方便回答,我理解)”

  //

  吳仁華則是自己在『獨評』否認屬于“社經所團隊”(他的意思是,蒙面上來討伐,不是爲了幫社經所所長拉偏架)。但是,這一否認很難解釋諸多事實,如:

  八九學運初期,劉剛(社經所兼職人員)極力推舉吳仁華去當北高聯主席(見劉剛回憶);

  運動後期社經所主辦的聯席會議,吳仁華一直厠身其中(吳仁華回憶);

  吳仁華接受采訪時說:“在研究所堙A大家都稱子明爲‘老闆’”(《中國之春》1991年4月號);

  六四後《新聞自由導報》吳仁華任主編,王軍濤則是理事會主席;

  90年代中,王軍濤任中國戰略研究所所長,吳仁華則是理事;

  2003年成立的憲政協進會理事長王軍濤、秘書長吳仁華、主席王丹;

  2004年社經所組織的《黑手備忘錄》吳仁華的文章和簡介放在突出位置;

  2003年我希望《新聞自由導報》理事會主席王軍濤糾正幫助李鵬鎮壓提供口實的不實之詞(詳下),《新聞自由導報》主編吳仁華拒絕發表。

  ――――――――――――――――――――――――――――――――――

  (5)真僞

  ――――――――――――――――――――――――――――――――――

  【李鵬“與學生直接對話”了,“電視也直播”了對話,且“學生也表示”(不知是誰)“符合學生就對話提出的程序性要求”了】

  言下之意,政府已于5月18日滿足了學生提出的要求,反倒是學生繼續賴在廣場(所謂“割據廣場”),因此,此後事態的惡化學生應負主要責任。馬悲鳴的中共“唯善六四說”,就是以此爲主要根據。戴晴攻擊八九民運的不實之詞,用的也是這樣的論據。

  四個引號中的內容都是假的

  令人驚异的是,堅持這一荒唐不實的謬誤說法的,居然是王軍濤等“民運領袖”。王軍濤作爲六四當事人,稱89年學生絕食時李鵬已“與學生直接對話”且“電視也直播”,且“學生也表示”“符合學生就對話提出的程序性要求”了,是在2000年六四時在《多維》與馬悲鳴等網友對談時的說法,而且至今不改――雖然我多次私下與他討論此事,又發到《新聞自由導報》希望糾正,而且王軍濤在私下電郵中也承認此說有誤,但後來居然又放到《多維搏客》上去,至今不變。 (64memo中華富強/89)

  對這一說法,我一直是持公開批評的態度的,因爲這是原則問題。

  【六四淩晨清場前傳言“趙紫陽傳話:等到天亮”】

  待考。吳仁華說有,但語焉不詳。我的回應是:爲何當時此說沒有傳到我的耳中?――這個話影響誰都不如影響我,因爲最後宣布撤的是我。

  這個說法的源頭是侯德建,不知爲何他有此認知。後來就由劉曉波、戴晴、胡平、鄒讜等人以訛傳訛而流傳開來。吳仁華說他91年5萬字原文也提到此事,而當時正是此說流行的時候,而之後吳仁華的2萬字縮寫本和其它簡寫本却都將這一重要細節删除了,除了作者自己就不太有把握采信之外,我還真不明白吳仁華還能作何解釋。

  這次補充的【誤解】、【曲解】與【不瞭解】:

  ――――――――――――――――――――――――――――――――――

  (1)誤解

  ――――――――――――――――――――――――――――――――――

  【廣場上的“逃亡費”】

  這是吳仁華這次責難的重點。我說過,如果“小平房六號”用真名來討論史實,我會回應,這塈I現承諾。吳仁華的意思是說,社經所團隊從一戒嚴就系統性地安排逃亡,與指揮部發放“逃亡費”,不過半斤八兩而已,而對社經所團隊的批評,是雙重標準。

  實際上二者區別很大:

  一是隱瞞與否。我從未隱瞞廣場上發放過“逃亡費”,我在91年6月就在香港雜志上有專文澄清,那是我逃出中國後的第一批文章,後來又收入拙著《天安門之爭》,從來沒有想到要隱瞞什麽。而社經所的逃亡安排,不僅當時沒有知會聯席會議試圖領導的廣場學生和指揮部,而且一藏十幾年,是十幾年後才漏出來的。

  二是情况迥异。絕食團指揮部發放“逃亡費”,是在已不掌握領導權――那是在複食後的第三天,這時的【絕食團】指揮部既不是廣場上的主角(當時已讓位于北高聯),三天前的複食,又等于宣告了它的結束。而社經所準備的逃亡方案,却是在“任命”廣場指揮部、且通過聯席會議要全面接掌廣場乃至運動領導權的同時策劃和安排的。

  三是大异其趣。絕食團指揮部是爲了繼續堅持抗爭而做的臨時安排,後來也實際上取消了;而準備的逃亡,是要在外地準備長期“地下鬥爭”。現在看當然幼稚,但當時確實是這樣計劃的,我還真去實施了一天,甚至選好了設置秘密電臺的地點。社經所準備的逃亡方案,看不出有何繼續堅持抗爭的意圖。

  ――――――――――――――――――――――――――――――――――

  (2)曲解

  ――――――――――――――――――――――――――――――――――

  【四十本護照】

  我的回應:不必急于對號入座――誰說了一定是社經所在弄?

  此前的內容:【六四:誤解、曲解、不瞭解】

  (1)誤解

  【押解“三壯士”是高自聯指揮部的集體决議】

  (2)曲解

  【 “三壯士”在天安門扔鶏蛋的原打算作案後逃跑的】

  【王丹還是誰寫的回憶錄, 當時很多人提出撤出廣場, 只有柴玲著急的說, 那可不行呀, 我已經答應他們堅持到六月中旬開人大特別會議呢. 】

  (3)不瞭解

  【六四賬目一覽】

  【《天安門》的“史實”和當事人“原話”幷不可靠】

  【八九學運沒有具體目標】

  【關于柴玲】

  【關于絕食發起】

  【八九年五月:交通警察撤崗、交通事故下降、“小偷罷偷”】

  【六四:誤解、曲解、不瞭解】


64memo.com - 2007

http://www.64memo.com/b5/16890.htm

封從德,「六四:迷霧與真僞」,見 封從德,2007年3月4日。


lastModified: 3/4/2007

相關資料

  • 封從德﹕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1998年6月。
  • 封從德整理﹕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1989年5月14日23時。
  • 封從德﹕六四42個問題--與王軍濤商榷﹐2003年5月31日。
  • 封從德﹕八九學運的組織與“黑手”﹐2004年9月1日。
  • 封從德﹕薩死、228與六四死亡人數﹐2003年5月6日。
  • 封從德/大參考﹕阿洪---地道的六四無名英雄--我和柴玲如何逃出中國?﹐1994年4月15日。
  • 封從德﹕《天安門文件》五大疑點--對「十二學者上廣場」的考察﹐2001年4月15日。
  • 封從德﹕自焚與絕食團指揮部的成立﹐1998年1月14日。
  • 封從德﹕天安門三壯士的歷史教訓--我見證的砸毛像事件﹐2005年3月23日。
  • 搬運﹕有關柴玲-----不喜者勿入--封從德、方舟子等對柴玲講話的看法﹐2002年6月6日。
  • 吳安石/聯合報﹕柴玲曾經留下「最後遺言」--廣場上找到封從德 留下來一起拚到底﹐1989年6月29日。
  • 封從德整理﹕北大博士生對十二知識分子的反應(89.5.14)﹐1989年5月14日。
  • 封從德﹕柴玲沒有「讓別人流血,自己逃生」--附李怡專欄:複雜情緒﹐1997年4月10日。
  • 網路圖片﹕岑建勛、柴玲、李錄和封從德﹐1989年5月31日。
  • 封從德﹕反思中的困惑--我看八九學運﹐1991年6月。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