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關於柴玲的謊言
度天
2007年6月20日
  

﹒編者插圖。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


《天安門》關於柴玲的謊言

度天


  很多年淡忘了“六四”,深感愧疚。我也是當時在廣場的一員,只不過提前逃跑,不過跑的不遠,就在大會堂,見證了後面的清場。

  我想補充一點細節:我是大概兩點鐘被槍聲打醒的,出了帳篷(四川大學的帳篷)就看見三發子彈打進廣場,當時周圍還沒有部隊,子彈怎麼打進來的我也不明白,因為當時我還分不清那是不是真子彈,所以就去找周圍的同學攀談,大家仍在談論橡皮子彈。當時我並沒打算離開廣場,因為我並沒有意識到太大的危險,能想得到的無非是七六年的天安門事件那種情況,是後來柴玲的講話讓我逃離了廣場,這個講話我看網上沒人提過,但它對我確實很重要,當時大概三點左右,突然柴玲在廣播堻蛝隉A說是西單還是西直門已經血流成河,她以廣場總指揮的名義下一道死命令――不准抵抗。這使我立刻意識到形勢的嚴重性,所以我離開了廣場。我很欽佩繼續守在廣場的同學們,但我求生的選擇也不應被指責吧,當然這一點無關緊要。 (64memo反貪倡廉´89)

  我想說的是:柴玲的話說明很多問題,比如她已逃跑的謠言,比如她想讓同學們流血的謊言。我周圍有不少人看過《天安門》那部片子,很多人也立刻相信了片中所要傳達的意思,這其中也包括我的夫人,而我總是用這個例子告訴他們,柴玲用行動證明她是在避免流血,並且她堅守在天安門就足以證明她是準備獻身的,雖然她曾那麼渴望求生――因為誰都知道,共產黨已經在殺人了,而共產黨最想殺的不就是她柴玲嗎? (64memo中華富強 - 1989)

  對於不知情而沒有分析能力的人來說,《天安門》的這些謊言對“八九學運”可以起到毀滅性的效果,我真心希望你們有機會能重新做一個片子,清除掉《天安門》的惡劣影響,並且能更全面地介紹“六四”,更深入地反思“六四”。

  十八年後我更加堅信,“六四”對我們的民族是何等重要,而對我個人,在我步入中年時,只有當我回顧“六四”的時候,我才能確信,我們的青春曾經象鮮花一樣絢爛。

  【獨立評論】網友評論


64memo.com - 2007

http://www.64memo.com/b5/17431.htm

度天,「《天安門》關於柴玲的謊言」,見 六四檔案讀者來信,2007年6月20日。


lastModified: 6/22/2007

相關資料

  • 香港無線電視﹕柴玲憶述屠殺經歷錄音錄像﹐1989年6月8日16時。
  • 雲兒﹕還她一個公道--為柴玲辯護﹐2003年4月6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馬列邪教﹕柴玲是否逃離廣場--有關柴玲是否在64屠殺夜逃離天安門廣場﹐2003年8月14日。
  • 《百姓》雜誌記者﹕一名北京教師的見證--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7月1日。
  • 萬維、多維﹕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2004年6月3日。
  • 封從德/大參考﹕阿洪---地道的六四無名英雄--我和柴玲如何逃出中國?﹐1994年4月15日。
  • 柴玲﹕柴玲「最後的話」原本--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影談話﹐1989年5月28日。
  • 網路圖片﹕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6月4日11時。
  • 柴玲﹕柴玲錄音憶述屠殺經歷﹐1989年6月8日。
  • 網路圖片﹕柴玲絕食後暈倒﹐1989年5月17日。
  • 搬運﹕有關柴玲-----不喜者勿入--封從德、方舟子等對柴玲講話的看法﹐2002年6月6日。
  • 柴玲唸﹕《絕食書》﹐1989年5月13日11時。
  • 網路圖片﹕柴玲﹐1989年5月27日19時。
  • 吳安石/聯合報﹕柴玲曾經留下「最後遺言」--廣場上找到封從德 留下來一起拚到底﹐1989年6月29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