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解六四最大謎團──鄧小平一定要血腥鎮壓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
安魂曲
2000年6月14日
  

提要: 
一、學潮後期熱情的衰退
二、學生為什麼選擇堅持
三、下重手血腥鎮壓之迷
四、收買人大常委失敗的旁證
五、血腥鎮壓決策形成的脈絡


編者按

  “程序正義”是國人歷來忽視的﹐大概和唐宋以降中國文化越來越偏重“內涵”而撇棄“形式”有關。而民主政治卻要求“形式”先於“內容”﹐或曰“程序正義優先”。這大概是國人試行民主時﹐最容易遇到的文化心理障礙﹐且常常不自覺。比如在反思八九時﹐我們基本上都是在爭論如何如何才是好的內容----所謂最佳策略﹐卻幾乎從不注意用何程序才能推行、又如何組織等等﹐結果必然流于旁觀者的事後空談﹐或當事人當時的譁眾取寵和事後的見風使舵﹐對於以後類似的民主運動﹐難有助益。這是討論民眾這一方面。 (六四檔案 / 89)

  討論政府這方面﹐安魂曲這篇文章堪稱力作﹐極有洞見。中共拿憲法如玩偶﹐已是司空見慣的了。但六四前﹐經安魂曲這一分析﹐還真險些受制於人大的程序﹐最後當然還是槍桿子說話----如果當時是趙紫陽掌兵符﹐加上人大的萬里及胡績偉等常委﹐一定是另一番景象了。如此看來﹐中國實質上是軍政府﹐槍指揮黨國﹐程序不可能正義﹐社會離公正也就差了十萬八千里。因此﹐軍隊國家化﹐這一八九年就提出的要求﹐還是未來中國政治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國家不由文官而由武將定奪﹐最終不可能訴諸理性。 (64memo.com/89)

  “程序正義優先”﹐這一點如果國人--尤其是號稱從事民主運動的人--一直看不透﹐那離真正的民主也還遠得很﹔即便是打著民主的旗號成功了﹐也還是假的民主﹕中共不是從一開始就大談民主、至今還號稱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嗎﹖“程序正義優先”﹐必須從我們自身做起﹐從我們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開始改進起﹐然後才可以推展到社會和國家。

  作為當時的學生﹐也曾經歷過廣場歲月﹐安魂曲一直堅持自己的理念﹐且不斷進步﹐實在可喜可賀。其分析我有少許異見處皆已註出﹐其餘基本都是讚同。而且﹐利用本站的全文檢索功能﹐可找到文中引用的段落非常準確﹐印證了安文的嚴謹。不僅如此﹐我還找到另外一條資料﹐能支持安魂曲關於“收買人大常委不成功”而不得不用屠殺的下策的分析﹐即直到6月14日﹐還可能有人大和民主黨派的人不服﹕ (六四檔案-1989)

  6月14日 下午,中共中央召開會議,向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和各民主黨派主要負責人傳達鄧小平同志『6·9』重要講話。中共中央常委李鵬在會上指出,多年形成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不會因為發生這場反革命暴亂而改變。【《70天大事記》頁95】


封從德      12/23/2002 3:40:00 PM


試解六四最大謎團:鄧小平一定要血腥鎮壓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

安魂曲


  本人曾經親身參加過六四學潮,至今對全過程仍然記憶猶新,對六四也有自己的“正義性判斷”和“功利性分析”;看了蘆迪先生的最近一篇有關六四事件中政府對策選擇的文章之後,有些想法和資料,不妨提出來和大家共同探討-----


一、學潮後期熱情的衰退  

  我同意蘆迪先生所講,學潮後期學生基本上已經被政府的不讓步(拖延)政策“耗”得毫無脾氣。(當然這婸搨n指出蘆迪先生一處錯誤:5月19日戒嚴令頒布前兩天正好是學生尤其是社會各界熱情最高的日子,發展下去更“熱”(如罷工)的可能性大於“趨冷”,因此當時政府選擇戒嚴並非“下策”,這和6月4日前情況不同)

  當時我本人在北京,親眼看到5月23日也就是戒嚴3日以後,隨著中共對企事業單位、街道控制的重新加強,北京市民對學生的支持已經逐漸弱化到了斷絕的邊緣!記得5月28日(?)【同】為了響應“全球華人大遊行”,廣場學生又繞北京城中心搞了一次規模不算小的遊行,就是在那次遊行時,我們發現街道兩側的群眾已經不再熱情聲援我們了!不要說捐款和送水,就連跟著喊口號的都沒剩下幾個人;更可怕的是,他們看我們遊行隊伍的眼光都不再熱情,而開始變得復雜。那時,到廣場上給學生送水送飯的群眾也大為減少,從川流不息到了一天只能看見幾回。。。 (六四檔案/89)

  為此,我們當時還向北京市民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原來中共已經通過單位、街道警告群眾不得再支持學生;而老百姓本來就膽小,當時已基本對政府讓步不抱太大希望,又看到學生實在也鬧不出什麼來,明白了學生其實鬥不過政府,自然支持學生的熱情尤其是膽量就大不如前!

  其實,當時不要說群眾,就連廣場上學生的熱情也在大大減退!到5月底,廣場上平時只留下萬余名(?)學生,而且其中大部分還是外地大學生,北京本地學生不少已經回校甚至幹脆回了家(可能是中共的有心布置,當時出現一種動員學生“空校”的事後看來自毀長城、愚蠢無比的主張【異】)。5月28日香港中文大學一些同學帶來帳篷後,他們更提出為了整頓廣場次序、改善廣場形象,需要各學校減少廣場留守人數(順便說一句:香港人動員學生減少廣場人數是我親歷的事情,因此網上有人指責香港人拿帳篷是為了鼓動學生長期呆下去與政府流血對抗肯定是不對的!),這樣一來很多外地高校又自覺“遣返”了一批學生【近】。到5月底時,廣場上很多外地高校學生都乘那時的“免費快車”(只需要在學生證上蓋個小戳就可以上火車)返回各地,廣場上不少外地學校甚至一人未留(因為各地高自聯等學生組織其實都在動員學生減員),連校旗都要委托別的學校留守人員代打! (64memo祖國萬歲-2004)

  所以,以一個親歷人的眼光和判斷,我完全同意蘆迪先生認為“政府什麼都不做,耗也能把學生耗死”的結論。其實當時我們學生自己也認識到了我們可能“耗光”這一必然前景,因此普遍都比較悲觀無奈!


二、學生為什麼選擇堅持  

  那麼,為什麼在當時這種極端不利情況下學生還要選擇呆在廣場不撤呢?!

  我很奇怪現在很多人都把這個學生“不撤”的原因要麼歸結為柴玲一類“鷹派”“為怕秋後算賬只好把事情搞大”所做的強硬留守選擇,要麼歸結為黨內保守派等政治勢力對學生情緒的不斷煽動和刺激;卻獨獨忘記了:當時廣場學生之所以選擇繼續堅持,完全是因為他們心理對很快就要在6月20日召開的討論戒嚴問題的人大常委會還抱有一線希望!【近】如果沒有這個希望,我想,學生恐怕早就撤退了,因為即使柴玲那樣的“鷹派”也很難說服學生無限期耗下去!而有了這個會議情況則完全不同,相信世界上每個抗議活動的領導人在類似情況下都會做出用行動來影響重要會議的選擇的吧!因此直到今天,我仍然認為學生當時做出的留守到6月20日的決策在當時情況看來並不能算是完全毫無理性的行為,反而不失為一種政治策略和“政治臺階”;當然這種選擇的結果是悲慘的,但我們不能用“成王敗寇”的邏輯來批評20出頭的毫無政治鬥爭經驗的年輕人不是? (64memo中華富強´89)

  其實,當時廣場上的學生確實早有了堅持到6月20日七屆人大常委會八次會議召開之後就全部撤退這樣一個廣泛共識!我仍然很清楚當時學生的普遍心態:“對人大常委會抱有的希望不過“一線”而已,即使將來結果不能達到我們的期望,我們也不可能繼續鬧下去,但無論如何堅持到6月20日本身也不失一個好的可下的臺階。。。”----正是因為這樣的留守共識早在5月底以前就已經經由高自聯討論通過並廣泛傳播給廣場上的全體學生,因此當時各校學生才紛紛自覺做出“大旗不倒、人員減少”的選擇;反正6月20日前再從各校補充點有生力量“配合”人大討論也不遲。。不管怎樣,當時廣場學生的“留守”其實根本不是什麼“無限期耗下去”,而是有著相當明確的期限。 (64memo.com - 89)

  討論到這媕雪礅亄M楚了,蘆迪先生為當時政府指出的“中策”在當時情況下其實最順理成章!政府只要讓學生“耗”到6月20日,然後操縱人大通過一個支持戒嚴的決議案“以絕”學生之“秦願”不就可以讓萬念俱灰的學生灰溜溜倒旗回家,然後接受政府完全合法的“秋後算賬”了嗎?!


三、下重手血腥鎮壓之迷  

  事實上,當時國內國外很多人 、無論知識分子還是老百姓,正是這樣估計學潮下一步的發展的,因此6月3日北京局勢突然惡化,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都感到莫名其妙、不可思議!大家都很奇怪政府為什麼放著明顯的良策不用,偏偏要激化矛盾、流血鎮壓呢?!

  這其實是一個千古之迷!不解開這個迷,我們就永遠不能理解究竟是什麼刺激了鄧小平讓他非採取極端措施不可,我們對“學潮導致流血”的反思也就只能停留在表面上,永遠不可能深入到政治的黑暗和歷史真實!記得6月4日軍隊開槍之後,我一個不太熟悉,但很有些背景的朋友馬上帶給我幾句話,其中第一條就是“收買人大常委不成功(因此要殺人制造白色恐怖)。。。”! (64memo.com/89)

  換句話說,這位朋友指出了:六四鄧小平下令一定要血腥鎮壓的關鍵其實並不在“學生娃子”能“耗”還是不能“耗”下去,“耗”又能“耗”出點什麼之上!鄧小平、李鵬他們其實從來就沒有把學生的能量放在眼堙A他們真正害怕的,也正是學生們尚寄有最後一線希望的原定6月20日就要召開的那個七屆人大常委會八次會議!

  現在有很多史料可以證明:當時那次會議前的5月21日,人大常委胡績偉已經至少征集到57位常委的支持,提請召開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討論學潮問題,並提出了罷免李鵬、檢討戒嚴合法性等議題!(見89年5月25日香港文匯報)要知道,這麼多的人大常委,其實早就超過了提出議案的法定人數;據王軍濤先生意見,這甚至已經達到做出決定所需的法定人數!因此,雖然“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可能不方便召開,但至少在6月20日的七屆人大常委會八次會議這一法定會議上,多位人大常委提出檢討戒嚴合法性、罷免李鵬等議案的情況其實已經無可避免!甚至,這些議案得到通過的可能性都切實存在! (64memo.com´89)

  要知道,人大可是中國憲法中明文規定的最高權力機構啊,一旦上述情況發生,中共和李鵬政府宣布戒嚴壓制學潮的合法性將根本被推翻!這種情況鄧小平、李鵬敢任其發生嗎?!我要是鄧小平,讓學生繼續“耗下去”可以,但不能“搞定”人大常委會那可是要命的危險啊!


四、收買人大常委失敗的旁證  

  當然,要“搞定”人大常委會,不一定非要採取血腥鎮壓這樣“殺雞給猴看”的極端方式不可,最容易想到的無非中共對付知識分子傳統的“威逼利誘”四個字,問題是,在當時的情況下,中共的這一手究竟收效如何呢???

  我手頭就擺著一本90年6月由共青團北京市委編寫並正式出版的“70天大事記”,其中同人大有關的關鍵事實按時間順序排列如下:

  5月10日 下午,萬里主持召開委員長會議,決定6月20日左右召開七屆人大常委會八次會議,聽取關於學生遊行示威和罷課問題的匯報。。。(6月20日會議的來由和議題)

  5月18日 民革中央主席朱學範和葉篤正等12位人大常委分別發出緊急呼吁,希望黨中央立即召開各黨派(!)領導人會議,建議從速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可以看出不少民主黨派人大常委不僅同情學生,而且已經開始要求真正同共產黨“共商國是”了)

  5月21日 胡啟立找正在請病假的趙紫陽商定:發電報要萬里中止在美國的訪問,提前回國。(已經失勢的改革派同樣把人大當成最後的救命稻草)

  5月21日 曹思源口授起草了“提議立即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的征集全國人大常委簽名的短信,派人送到常委胡績偉家,胡第一個簽名。。。最後“拼湊”了一個57人的名單”(57人名單第一次出現,根據中國知識分子的一貫懦弱表現,在這57人之外一定還有很多不敢簽名,但同情學生的常委)

  5月23日 下午,萬堜e員長“因健康原因”,提前結束訪美回國,在上海接受治療。(其實是鄧小平授意江澤民在機場阻攔萬堙A可見鄧小平他們多麼害怕人大的作用)

  5月24日 下午,四通研究所將“提議立即召開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的簽名信送交人大常委會。(57人名單第二次確認)

  5月25日 香港文匯報刊登了四通研究所提供的簽名信和57人名單,並報道“議程包括罷免李鵬”(57人名單第三次確認並見諸海外傳媒)

  5月26日 下午,彭真邀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中的民主黨派、工商聯負責人座談,強調以事實為根據,以憲法和法律為準繩來統一思想。(這條消息很奇怪,彭真為什麼對學潮、戒嚴“大是大非”如此“語焉不詳”?!莫非其本人態度有保留?當然這純屬猜測,彭真出馬可以理解成為中共在為拉攏人大中民主黨派而努力,但效果究竟如何請往下看)

  5月27日 萬里發表書面講話,擁護戒嚴(萬里好像靠不住了,但人大常委仍然沒有屈服,請往下看)

  5月27日 下午,全國政協舉行主席會議,一致擁護黨中央、國務院的正確決策和果斷措施。。。(不奇怪,但奇怪的是中共為什麼不同時同樣炮制一個什麼“全國人大委員長會議”來表態支持戒嚴呢?很顯然,召開這樣的會議不是中共不願為,而是不能為也!別說朱學範那樣的副委員長不一定馴服,就連萬里也不買賬)

  5月29日 全國人大常委會黨組就學習貫徹中央領導同志重要講話向黨中央匯報情況,表態擁護制止動亂決策。(注意,已經過了人大常委簽名信公開發表後第5天、學潮力量漸散的5月29日,中共還無法讓人大常委會表態支持戒嚴,只好弄出個什麼“黨組”來代為表態)

  5月30日 人大常委高登榜、顧明、王厚德、宋汝夯發表聲明,表示未在呼吁召開人大常委緊急會議的簽名信上簽名。。。(再請注意:到了這時57名簽名常委中居然也只有四人願意按中共意思站出來做相反表態,57- 4 = 53,大部分簽名常委看來仍然未被中共“說服”!)

  6月3日【近】 早6:30,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送了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發言人的談話,指出在目前混亂情況下,6月20日左右如期召開七屆人大常委會八次會議,完成預期任務,是很困難的。 (64檔案´89)

  請注意:這是六四中有關人大最關鍵的一條消息!雖然很多人不一定在事前事後留意到該消息的真實涵義,但我認為,中共在動手鎮壓前匆匆宣布無限期推遲人大常委會,只能說明中共對6月20日人大常委會的結果毫無信心,換句話說就真是“收買(威逼利誘)人大常委不成功”!熟悉中共政治手法的人都知道,假如中共真有信心能夠操縱人大常委會,那麼按照它“槍杆子+筆杆子”的一貫行事邏輯,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人大在鎮壓事前事後開會通過支持鎮壓的決議,從而一勞永逸地解決鎮壓的“合法性”問題!(中共過去不是經常這樣使用這個“橡皮圖章”嗎?)既然中共不這麼去做反而一定要在鎮壓前宣布推遲6月20日的人大常委會,最自然最合理也最可能的解釋就是:中共對6月20日的人大常委會已經極不放心,所以本來是“歌德”的橡皮圖章,現在恨不得扔得越遠越好! (六四檔案 - 2004)


五、血腥鎮壓決策形成的脈絡  

  從以上89學潮期間有關全國人大的消息中,我們不難理出幾條相當清晰的脈絡:

  1、至少有幾十位全國人大常委決心在6月20日的人大常委會上提出對中共不利的議案;由於法定人數已經達到,正常情況下,這些議案必然被人大常委會接受作為正式討論議題;

  2、根據中國知識分子的一貫表現,肯定有很多同情議案,但當初不敢或不方便簽名的常委存在,因此在人大採用電子不記名方式表決的情況下,對中共不利的議案確實存在著被人大常委會通過的相當可能;

  3、中共自5月20日宣布戒嚴直到6月3日開始鎮壓這半個月時間內,對同情學潮、反對戒嚴的人大常委所做的“統戰工作”並不成功,擺在桌面上的“戰績”也就是4個常委站出來不承認簽過名而已;

  4、由於學生和同情學潮的群眾尤其是知識分子都對6月20日的人大常委會議寄托了最後一線希望,因此在6月20日人大常委會召開前後,學生和群眾的熱情很可能再次高漲,形成社會各界對人大常委會的強大輿論聲援和壓力,使得中共更難控制會議進程和結果;

  5、萬一人大常委會真的通過對中共不利的決議,中共再想下手壓制或鎮壓學潮就非得赤裸裸踐踏憲法和法律不可;那樣中共尤其是鄧小平、李鵬和中央軍委集團的最後一點合法性將徹底盪然無存!這必然會帶來國內國際的許多不可預料的強烈反應(比如不承認非法政府等),屆時中共有完全失去對國家控制權的可能;

  6、因此中共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6月20日人大常委會的如期召開,而這種對立法機關和法定最高權力機關合法工作會議的阻止絕不是靠一個通知就容易實現的!不要說這不符合法律,人大常委們肯定不服,就連廣場上早就立志堅持到人大常委會如期召開的學生也不會善罷甘休!那時學生、群眾尤其是知識分子就可能提出更有力、更在理得多的“捍衛憲法尊嚴”、“抗議阻撓人大會議”等口號,讓中共更難收拾; (六四檔案 - 89)

  7、顯然綁架、軟禁、恐嚇人大常委等其他“陰招”既屬赤裸裸的踐踏法律,而且除非動用戒嚴部隊否則不易操作(北京執法機關不一定聽話),解決問題更遠不能幹淨利落。這樣,鄧小平、李鵬他們最後便只剩下一種選擇,這就是“既然猴子不聽話雞還要配合猴,殺猴又實在不方便,俺就只能殺雞給猴看!”----於是對學生和市民的血腥鎮壓就“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64memo.com / 89)

  這樣理清了“收買人大常委不成功”這條脈絡,我們就可能真正理解了鄧小平在5月底6月初學潮熱情已經減退之時心中仍然放不下的恐懼!正是因為他老人家心目中真正害怕和忌諱的是權力機關中的反對派如趙紫陽、萬堙B人大常委等,所以他才非得先宣布戒嚴調兵入京收拾趙系改革派人馬,然後又揮軍屠殺嚇住人大常委們和萬堙C如果沒有這些它真正恐懼的政治力量,鄧小平對付“幾個學生娃子”真的會那麼對自己的傳統政治手段沒有信心,非要冒葬送自己一世英名甚至整個中共統治的危險下重手血腥鎮壓不可嗎?! (64memo.com´89)

  想想看,連蘆迪先生、我,還有網上諸多同好、當時大部分學潮參與者和旁觀者們都能看得很“清楚”的不流血“中策”,鄧小平他老人家難道就能看不清楚嗎?!難道李鵬、陳系同和中央軍委這些死硬派分子都會不情願在鬥垮了趙系人馬後,採取一種風險小得多的“軟刀子殺人”“中策”嗎?!(我絕不相信死硬派就特別愛流血,因為流血也會給他們自己帶來很大政治風險)顯然,科學的分析邏輯只能是,他們不肯採取“中策”,顯然有非採取“下策”不可的理由! (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11年過去了,仍記得六四槍響後,剛剛聽到我那位朋友“收買人大常委不成功。。。”的“內幕消息”時我心中的不解!因為以我當時的政治智慧和社會經驗,我根本無法把這個邏輯同開槍屠殺人民聯系起來。不過以後的幾年,隨著我對那段歷史的重新認識,尤其是注意到了6月3日凌晨推遲人大常委會會議這個在當時已經並非焦點(當時局勢再度開始緊張),但事後想來涵義頗深的中共決定之後,我對這個可能是中共下決心在六四血腥鎮壓真正動機的“內幕消息”才開始真正重視起來。當然這種“動機判斷”也只有旁證,純屬一家之言,是否符合11年前歷史的真實?其推論有無不當之處?還望各界朋友尤其是王軍濤老師等了解更多人大內幕的當事人指正,如有謬誤,也希望大家原諒學生的拋磚引玉用心。 (64memo.com/2004)

  最後順便加上一句,假如我上述推斷正確或部分正確(指中共故意強行阻撓人大常委會議召開之事實)的話,那麼網上馬悲鳴先生等提出的六四期間學生、市民是否違法的爭論也就沒有必要進行下去了。因為中共踐踏憲法、阻撓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合法行使權力(包括討論學潮各方是否違法的問題)這一行為本身就是最大的違法違憲之舉!比起學生“割據”一塊公共場所示威抗議這種行為來說,強行更改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討論學潮戒嚴等合法性關鍵問題之常委會議的法定會期,並迫不及待地在人大開會做出最高司法解釋之前就動用坦克實彈鎮壓首都的抗議學生和市民----這樣的行為又該如何評價?馬悲鳴胡說什麼“中共萬惡,惟善六四”,其實應當是“中共萬惡,六四惡極(武力違憲)”才對! (六四檔案´89)

  ------------------------------------------------------------------------

  和它們的子弟算帳,血債血償。 -側衛- [0 bytes] - 12/8/2001 12:31:14 PM (CST) [Click:29]

  你名氣那麼大,人氣卻沒我這個無名新丁高。特拍馬屁三下,以示安慰! -糊塗始- [2466 bytes] - 11/2/2001 2:38:29 PM (CST) [Click:162]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2070.htm

安魂曲,「試解六四最大謎團——鄧小平一定要血腥鎮壓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罕見奇談六四論壇 http://www.hjclub.com/TextBody/1758.asp2000年6月14日。


lastModified: 1/17/2004 9:13:00 AM

  



網友的評論:


junjy 評論道:【觀點相異】         
  一直以為程序正義離我們很遠,看見這篇文章才發現曾經有這樣的機會擺在中國人面前……sigh      


junjy      12/17/2004 8:57:00 AM

相關資料

  • 安魂曲﹕試解六四最大謎團--鄧小平一定要血腥鎮壓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2000年6月14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鎮壓時紀念碑學生錄像﹐1990年6月4日2時。
  • 老布希﹕老布希致鄧小平絕密信﹐1989年6月20日。
  • 六四檔案﹕鄧小平接見戒嚴部隊﹐1989年6月9日。
  • 方劍﹕鄧小平和葉劍英家族的歷史恩怨--胡耀邦、趙紫陽、楊尚昆和萬里﹐2002年11月11日。
  • 北京小左﹕為什麼鄧小平非要動真槍真坦克?﹐2003年4月3日。
  • 吳庸﹕“四二六社論”的始作俑者--鄧小平﹐2004年12月9日。
  • 晨鐘﹕鮮為人知的江澤民發家史--密信鄧小平促鎮壓獲賞識﹐2002年10月14日。
  • 陳小雅/北京﹕鄧小平八九用兵探秘--我們離“真相”還有多遠﹖﹐2002年5月9日。
  • 網路圖片﹕老布希給鄧小平的絕密信(1/4)﹐1989年6月20日。
  • 中央日報﹕參與鎮壓共軍難忘殘酷場面--「27和39軍的子彈有彈頭,坦克也是39軍的,廣場上死的人多數穿便服」﹐1999年6月4日。
  • 作者不詳﹕鄧小平對胡耀邦的最後一次評價﹐2004年4月14日。
  • 黃河﹕鄧小平与江澤民﹐2002年12月12日。
  • 魏京生﹕屠城後魏京生寫給鄧小平的信﹐1989年6月15日。
  • 網路圖片﹕六四鎮壓前後的上海—— 人們談論著六四屠殺﹐1989年6月4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