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11 頁 【▼下一頁】
  正是由于這些原因,趙紫陽,成了八○年代末期社會政治中最尷尬的人。所有的期望与不滿,【以上第210頁】前進与倒退的矛盾,效率与公平的沖突,國家与集團利益的對抗,政治權謀与党風的背道而馳,這种种事務和价值之間沖撞。矛盾。擠壓下,無能政府解決問題的唯一可見的希望,就是將趙紫陽擠出政治舞台。

  陳一諮對趙的這种尷尬境遇也有所描述。但他把這些東西用毛澤東的"兩分法"熟練地歸結為"兩方面的失望"。在他首先把"老人們"定義為"既得利益階層"以后,他認為,"民眾的失望与這批老人的失望從總体上來說是根本對立的。這樣的對立表現為︰一方認為改革不夠,改革措施不力,另一方認為改革過頭了,改革導致政局不穩;一方希望加快改革,深化改革,以解決社會經濟問題,另一方要求改革剎車甚至后退。"[六]這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兩分法"雖然可以大致描繪出歷史的主動脈,但卻無助于人們了解分析趙紫陽對學運的初始態度,以及五月以后的調整;既無法解釋其努力所遭到的兩方面的反對或冷漠,也無法讓人對其"五。一六"那天對戈爾巴喬夫所作的"自殺性講話"的動机有更准确的理解。因為,按照"兩分法",事情就變得极其簡單︰既然學運是人民要求深化改革的產物,趙紫陽又是党內改革派獨一無二的代表,那么,八九民運就是一場保衛總書記的運動。 (64memo反貪倡廉´89)
  然而,事實并非如此。【以上第211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21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