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24 頁 【▼下一頁】
  “如果說五月十九日以前的學生游行請愿活動是有積极意義的,那是因為學生提出了‘打倒官倒’等正确口號。然而……官倒作為一种大量的經過現象出現,并不是少數人的【以上第223頁】不法行為。而在于亦官亦商的經濟体制。而這种体制的產生又在于趙紫陽以商品化推到工業化。現代化的錯誤路線。”“作為總書記的趙紫陽同志在這次群眾運動面前,按正常道理說,是應當作一點自我批評的,如果他有‘十年失誤,我有責任’這一句話,就不失為光明正大……如果他能象胡耀邦同志那樣主動承擔責任,事態本是可以很快平息的。但他卻不肯這樣做。"這張大字報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与趙持不合作態度人們的心理︰不滿的人群期待的是一個"承擔責任"的人,但他們的呼喚卻召來了一個指手划腳的"救世主"。 (64memo.com/2004)

  就是在趙紫陽的陣營內,其他成員也未必有趙的那种自信和果敢。五月十一日,胡啟立与《中國青年報》部門負責人以上編輯。記者。干部對話時,有記者問他對學潮的事情怎么看,胡啟立說︰“我想,《人民日報》二六日。二九日社論,趙紫陽`五四'的講話,亞行講話,以及后來的一系列講話,說明了中央的態度。這些講話,有同志說有變化,我認為,一切的任何講話,一個文章,都只能根据當時當地的時間地點條件而作出。還有,跟什么人談,對象……一切講話都有時間。地點。對象和條件,但是貫穿的中心,就是要穩定,要團結,這是始終沒有變化的。因為我們這個國家是經不起動亂的,要求大家冷靜。理智。克制。秩序,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所以,這是中央再三強調,一直不變的這么一條紅線。”他的答复,在那种時間。地點。對象和條件下,真正不失為一种机智巧妙的答复。但是僅此而已,因為過了這一關,什么問題都沒有解決。大部分人想不清楚,到底是鄧小平面對當時政治局常委不得不講那一番話,還是趙紫陽面對紀【以上第224頁】念"五四"的青年及亞行代表不得不講這一番話?抑或是党的中央政策方針從來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如果說,趙紫陽的講話和"四。二六"社論之間有那么"一條紅線"慣穿,那至少也得讓大家都看得出來,否則,憑什么前一個能气得十万人上街游行,這一個又要大家鼓掌呢?更重要的是,這种含糊其詞沒能說明后來的党內斗爭。 (Memoir Tiananmen - 1989)


【目錄】
【▲上一頁】 第 22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