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4 頁 【▼下一頁】
  “從根本上講,我們這些組織者和發起者在內心中是將這次運動當成一种政治表達的,當然不會想到暴力。非暴力原則和"理性。和平"的口號一直作為我們的一項基本原則為我們所反复申明。一旦事態惡化,我們面對赤裸裸的暴力,首先在心理上就感到無法也無力接受……六月三日在北京街頭有不少槍支彈藥流入民間,`高自聯'如果真的`陰謀暴亂'的話,為什么非但沒有號召把武器集中,組成一支專門的武裝力量,反而通知各個路【以上第23頁】口的學生將得到的武器就地上交公安机關呢?”“民主化的最終目的也不是為了得到政權,而是為全國确立一個健全部的政治運行机制,确立一個民主的政治環境。”“作為學生,我們始終沒有認為自己在從事一場政治運動,而只是簡單地認為自己投入的僅僅是學生運動,學運的目的就是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代表人民提出問題与答案,要求政府接受。因此,在整個運動中,即使是激進的學生也從來沒有考慮過采用一般政治斗爭的通用策略,比如聯系上層權力斗爭,發動下層民眾,与投入運動的其它政治力量結成同盟。”“當學運發展成為全民民主運動之后,……知識界總認為目前進行的主要還是學生運動,為了保証學運的`純洁性',應該由學生起主要的領導作用,他們只起諮詢。參謀作用。”[七] (64memo.com´89)

  顯然,在十年改革創造的社會精神文化環境下,通過進一步推進法制建設和政治体制改革,中國完全有條件走一條自己的現代化道路。八九民運,恰好是人民以非常方式表達這一愿望,表達自己的急切心理与擔憂,期望親手參加這一變革的集体行動。而拒絕人民的這一要求,漠視人民的這一愿望,對人民的合法合理要求以暴力進行回答,恰好是導致矛盾向敵對化──即改良向所謂的"革命"轉變的導火索。因此,要回到真正的改革軌道,要給人民以新的信心,不僅如鄧小平所說,要有新的領導群体有新的面貌,政治家無可回避的一個課題,就是對八九民運進行重新解釋。【以上第24頁】 (64memo.com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2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