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52 頁 【▼下一頁】
  

  [九]見穆望《中南海高層斗爭真相》。載《鏡報》一九八九年六月號。
  [一○]政治運動的發生過程表明,在事物發展沒有超過臨界點時,它是可控的,一旦超過臨界點,它就將依自己軌道發展。這個問題可參見本人撰寫的《關于辛亥革命避免論的几個問題》,見本書附錄。
  [一一]按中宣部當時的指示,對首都大學生的校外悼念活動和游行,一般不予公開報道;如遇特殊情況需作公開報道,各新聞單位均用新華社通稿。
  [一二]見《明報》記者陳天權采寫的《國內新聞界在學運中做過什么?》,載《明報》一九八九年七月號。
  [一三]《經濟學周報》是一九八七年由陳子明的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接辦的一張"同仁報紙"。
  [一四]在羅立為的介紹中,他一會儿使用"公開信"這個提法,一會儿使用"請愿書"這個提法。
  [一五]即《新觀察》与《世界經濟導報》舉行的悼念胡耀邦的座談會。在該會上,戴晴和嚴家其的發言,是《導報》四三九期被查封的直接原因。
  [一六]同[一]。
  [一七]這次對話全文見本書附錄。【以上第252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252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