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345 頁 【▼下一頁】
  ……雖然人民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們,但這只是外部動力。人民支持我們的愛國行動是關心我們的身体,因為未來必定要依靠我們。這也要求我們自重……同學們,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但斗爭的形式是多种多樣的。我們要捍衛天安門廣場這面大旗,并不一定要孤【以上第344頁】立地在天安門廣場上。,要高舉這面大旗,就應該讓它深入民心,真正成為實現民主的熊熊火炬。鑒于現在的情形,中央高層角逐已成定局,高層內部已達成妥協,一致對付學運,我們的要求不可能為當局接受,因此,我們呼吁有步驟撤离廣場,保存實力……盡快結束目前這种 (六四檔案/89)

  消极的對峙,把這場愛國民主運動從天安門廣場傳播出去。
  這場“撤”与“不撤”的大討論,導致了學運領袖和學運事實上的分裂︰五月二三日凌晨三時,市高聯召開了各校代表大會,通過五點決定︰一。選舉天安門廣場臨時指揮部成員,代理高聯行使兩天權力。北高聯總部撤回北大,運籌全市斗爭,行使絕對權力;二。一致通過堅決不撤离廣場的決定;三。臨時指揮部在四八小時內行使有效權力,除正常工作外,還要重新籌備長期的、穩固的廣場學運指揮部。四。臨時指揮部行使權力期間,廣場上其他任何組織机构均告無效。五。公告發布后即生效。 (64memo.com - 2004)
  就在五月二三日,北京市爆發戒嚴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游行的隊伍中,素有“學運龍頭”之稱的北京大學,僅有几百人參加。一位女大學生接受記者采訪時解釋說︰“可能是因為連續几個晚上攔軍車,過于疲勞吧。不過也有些人已有不同看法。他們認為事已至此,應該适可而止了。”[二四]
  自二二日以后,靜坐學生大為減少。二二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隊伍全部撤离廣場,廣場有九九所高校的旗幟,其中外地六四所,北京三五所,計万余人。每面旗幟下實有人數平均逾百。据王丹稱,流動人數已超過固定人數。是為"旗多人少"時期的開始。到二四日,北京的校旗也開始減少,由前兩天的三五面,減為二八面,而外地的旗幟則由六四面增為八九【以上第345頁】面,是為"旅游革命家占領時期"的到來。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345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