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360 頁 【▼下一頁】
  [二五]早在四月底,陳子明就提出了他的“三線”計划。即由在這次胡耀邦逝世過程中自發產生的學生運動构成第一線,通過与社經所有聯系的大學青年教師對之產生影響。二線,由知識界知名人士組成,功能是指導与保護學生,也可以制約學生,由与知識界朋友較多的王軍濤和閔琦聯絡,二人均為該所元老,也是七十年代末期西單【以上第359頁】“民主牆”時期的同志。包遵信的回憶証明,他們聯絡知識界的渠道之一,就是緊緊抓住包遵信。三線,由陳子明本人主持,功能是利用一線二線造成的壓力,專司与政府談判。 (64memo反貪倡廉´89)

  [二六]見《歷史的一部分》,第七二頁。
  [二七][二八]見《惊心動魄的五六天》,第一五三。九四頁。
  [三○]見《未完成的涅》。
  [三一]据包遵信回憶,王曾在醞釀“聯席會議”的薊門飯店會議,和成立會上均事先告知与會者,自己將對此負全責。
  [三二]對此事,參加的知識分子多有保留看法。當時,被招前往的人當中有人當場拂袖而去。但考慮到維護民主陣營的聲譽,多不愿提及此事。【以上第360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360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