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372 頁 【▼下一頁】
  六月二日下午五點左右,王軍濤。甘陽又來我家,說劉曉波絕食引起很大震動……他們還對我說,打算組織第二批。第三批……這樣接力式地把絕食進行下去,直到政府退【以上第371頁】讓,取消戒嚴令。他們動員我參加第二批,甘陽還說他也參加第二批。從這個回憶提供的情況看,絕食的推遲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后續無人〔因為設計者要求知名度高的人參加,所以一般報名者難以令人滿意〕,按常規,只有至少准備了三批輪換的人馬,才能開場;第二,原擔任"協調"和后勤工作的聯席會議因考慮接受何維凌的方案,打算把原來就有“個人英雄主義”色彩的這次絕食“個人化”。只是后來看到“震動”很大,而官方并無動靜,所以又想全力促成。 (Memoir Tiananmen-89)

  就在聯席會議開過之后,王丹便著手准備撤退事宜。三十日下午七時四○分,他便通過廣播宣布︰北大學生將于當天全部撤离廣場。并說,這并不標志學運的結束。今后要轉入校內的民主建設。如︰組織合法化。民主沙龍。新的社團。組織學生到社會去宣傳建立獨立工會。知識分子聯合會等。──這個往日以"堅定"。"不調和'著稱的學運激進派領袖,之所以能轉眼之間改變調子,回到“五。一三絕食”前北高聯“右派”的立場上去,相信除廣場的不如意狀況和"以同學生命做抵押"的精神重負日益沉重之外,聯席會議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以及他對它的服膺,恐怕也是一個不可忽略的因素。 (64檔案 / 89)
  六月一日,此次絕食的發起人之一,"千人接力"第一輪〔三天,七二小時〕出場者劉曉波,也按"個人化"方式在北師大發表了絕食演講。他說︰“現在政府一再強調极少數极少數人,所謂的一小撮,它的所指,看來就是類似我這樣不是學生身份的人。但我想說,我是一個有政治責任感的公民,我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我不怕當黑手,我反而以當黑手為自豪,為驕傲,為光【以上第372頁】榮!”“我明天下午要去絕食,是由我發起的,有著名歌星侯德建”。“我們抗議以李鵬為代表的政府用非理性的。專制的軍事管制去鎮壓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我想借這次絕食,告訴國內外輿論,所謂的一小撮就是這樣一類人,他們不是學生,但他們是公民,他們有權利。有義務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這個講演分別在北大。人大。清華等校的學生廣播站廣播。 (六四檔案 / 89)


【目錄】
【▲上一頁】 第 372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