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393 頁 【▼下一頁】
  周舵說︰“現在不是談論誰是誰非的時候。我們四個人已經停止絕食了。我們起了什么作用,歷史和人民會做出評价。政府的廣播根本沒有說明從什么地方可以撤离,你叫我們怎么辦,怎么撤【以上第392頁】离法儿?”

  季國新說︰"廣場南邊一直留著通道。"
  他們沒有多爭辯,相約保持聯系,隨時通報情況。四個人就朝紀念碑飛跑回去。
  在廣場燈光再次复明時,學生廣場指揮部的廣播站里傳來了副總指揮封從德的聲音。他再次強調了非暴力和平請愿的原則,命令學生命市民交出手中的棍棒。人們遵從了這一命令。接著,封從德建議用口頭表決的方式,對撤退還是堅守作出決定。他喊堅守時,贊同的聲音听起來比同意撤退的更響亮,聲源主要來自紀念碑西南角市民聚集的地方。但封從德宣布︰贊同撤退的居多。全体開始分批撤离。 (64memo中華富強´89)
  周舵通過廣播通報了談判情況,并對學生說︰"不同意撤离的同學們,你們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見,但行動上要服從多數。少數服從多數,這是民主制的基本原則。我們爭取民主,應當首先從我們自己做起。我呼吁同學們,一定要保持理智。冷靜的態度,堅持非暴力原則,這才是我們成熟的表現。"侯德建說︰"我們這些人一定最后撤,只要廣場上還留下一個同學,我們四個人也不會走。"周舵又將"不要抱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一類話勸告了一番。然后二人又再次跑去向軍隊通報情況。但餓了兩日的侯德建已經体力不支,周舵不得不扶著他跑,兩人抱著只要不死,就要把學生已同意撤离的消息送到,以爭取更多的時間讓他們平安撤离。紀念碑下劉曉波和高新繼續留下做學生撤离的工作。 (64memo祖國萬歲´89)
  第二次与季國新見面,他們沒能爭取到更多的撤退時間,東方此時已開始泛出魚肚白。歸途中,他們查看了沿路的帳篷,見里面确已無人。待回到紀念碑下時,見學生的隊伍已經開始緩緩撤【以上第393頁】离。


【目錄】
【▲上一頁】 第 393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