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422 頁 【▼下一頁】
  构成辛亥革命一支重要力量的會党,是明亡之際,滿漢民族矛盾的產物……鴉片戰爭爆發后,外國商品經濟侵入,中國的舊有社會進一步解体,流民激增,會党也空前活躍……太平天國失敗,會党勢力便滲入新軍。在有些地方,甚至達到了控制新軍的程度。從組織聯絡功能來看,它的效率【以上第421頁】已經超過清朝的地方政府甚至軍隊。在辛亥革命爆發前,真正擁有強大的組織系統和對社會下層動員能力的反清勢力是會党,而不是新式的革命党。如果沒有他們的參加,革命至多是一种"秀才造反",不可能起到席卷全社會的作用……如果清政府能夠在較早的時候,向漢族開放上層政權,結束少數民族的狹隘的專政,這股力量必將自行瓦解。但清廷沒有表現出這种歷史主動性,反而在革命已近燃眉之際,還成立了用以欺騙立憲輿論的"皇族內閣",這無疑是對仇滿的社會勢力火上澆油的舉措。 (64memo.com´89)

  辛亥革命之所以能成為一場"革命",而有別于傳統的社會動亂和下層造反,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是在一群新式的。有組織的知識分子与知識青年的參与和領導下發生的。而這些新型的知識分子及其組織,又都是清政府洋務運動和開放政策的產物……清廷采取這些政策,原本是要為挽救大清帝國的命運,借法子強,制造"中興"而用的……但是由于清廷在這時并沒有相應地擴大政權基礎,采取廣泛地吸納社會优秀人才的措施,而是頻于統治集團內部的權力斗爭,造成威信激劇流失,使上述改革措施造就的社會新生力量,迅速產生离心傾向。當著革命的歷史任務已經提出,革命的社會力量正在聚集之時,清政府卻把這些原來聚集在楊務派周圍,或是對皇權寄托希望的新知識界領袖排出"体外",迫使他們与社會下層原有的异己力量結合,并給他們送去了革命的綱領和領袖…… (64memo反貪倡廉 - 1989)
  辛亥革命的另一支重要力量──新軍,也是洋務運動的產物。如果說,在一八五三*?年到一八六一年,湘。淮軍還帶有某种地方武裝色彩的話,那么,中日甲武戰爭期間,清政府聘請德國教習編練的北洋新軍,則是一支拱衛京畿的重要國防力量了。但是,就在這支軍隊地位顯要上升的時候,【以上第422頁】它在思想上卻日漸分屬于价值与目標高度分化的各种利益集團,成為國家分裂的潛在力量。北清廷視為"王牌"的北洋六鎮,更是成為一种高度私人化的軍隊,關鍵時刻,它便成了清廷的顛覆力量。辛亥年間的"武昌首義",促成南北統一的紫禁城的"逼宮戲",嚇走請袁世凱到南京就職的南方代表團的"京城騷亂",這些重要的角色,都是由新軍扮演的。 (64memo.com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422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