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46 頁 【▼下一頁】
  從第二項看,毛澤東生前對四人幫的批評──四人幫為之深惡痛絕的"小道消息",最終把他們送上了歷史的審判台;華國鋒拿得出手的,也只有一張"你辦事,我放心"的草書便條和一個沒有具体內容的"按過去方針辦"的所謂"遺言";而在過去漫長共事歷史中,毛澤東送給他的老伙計們的贊揚与詛咒雖然同樣的多,但是,只要"完整地。准确地領會毛澤東思想",它們就會變為一筆財富。因為,毛澤東畢竟也給鄧小平留下了"人才難得"。"柔中寓剛,綿里藏針"的評价,和"把經濟建設搞上去"的指示。對于這些政治遺產的利用,毛澤東在生前就已經有所預見︰還在一九六六年七月六日文革走向高潮時,毛澤東給江青的信中就說,他斷定"右派"肯定會利用他的話"得勢于一時",而左派也肯定會利用他的另一些話起來將右派"打倒"。可惜的是,毛澤【以上第45頁】東的這個政治咒語,在十年過去以后,只應驗了一半,因為,正是他的這個警告提醒了鄧小平,使他決不能給"左派"這個机會︰他決不當"短命的"赫魯曉夫。[一六]如果歷史需要,他將找另一個人來代替! (64memo.com - 89)

  從第三項看,華國鋒們泡制的"十年規划綱要"具有明顯的,中國人既沒有嘗到甜頭又已經厭倦了的蘇式色彩。其"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的口號,也不及在政治上。經濟上亟待翻身的實際利益來得更迫切,更符合群眾心理。尤其是到了七○年代末期,原先那個生气勃勃地把蔣介石政權赶到海島上去的中國共產党,經過近三○年不停頓的階級和路線斗爭,政治威信流失殆盡,國民經濟已瀕臨崩潰邊緣,留給后代經營運作的政治資源已薄如蟬翼。在這种條件下,如不改弦易轍,重登"大寶",至多不過是落下個替他的前代來接受歷史審判的命運。而在這方面,胡耀邦們年青的形象,銳意改革的決心,就比作為毛澤東的前朝"老臣"的鄧小平,更能喚起人們的新的時代感,給人們信心与希望。同時,也給希望擺脫成見,尋求國与國之間更實際利益關系的世界以新的期盼。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這一切,就是歷史選擇了以鄧小平為核心的左右兩翼平衡結构的原因。但歷史在給他這個格外的關照的同時,也為他設定了一個兩難的境地︰從權力的合法性〔人民在這個問題上的觀念,往往落后于他們對實際利益的覺悟,而具有傳統的頑固性〕角度考慮,他要尋找自己与過去那個党和領袖〔哪怕是犯下罪行的前輩〕的聯系,要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另一方面,從政治社會基礎考慮,又要与受害者站在一邊,大舉平反冤。假。錯案,取消地富反坏身份,徹底否定文革,高唱改革開放的進行曲,并給百姓以真正的實惠。而這种兩難境地,不僅是中國的十年改革走過 "秧歌步"路線的謎底所在,也是胡耀邦悲劇命運的根源所在。【以上第46頁】也正因為如此,在胡耀邦評价問題上的"等級"問題,才會使人們聯想到改革的去向与一派政治勢力的沉浮問題。并使胡耀邦的逝世,成為大規模社會不滿爆發的火山口。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4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