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7 頁 【▼下一頁】
  這里,需要指出的是,在陳希同們痛詆謠言之可惡的同時,他們自己也在政府堂堂皇皇的出版物上,公開的散播和制造謠言。在此,僅舉一例作為佐証︰某書刊載的一篇“某學院一名二年級學生”題為《痛定思痛,我悔!我恨!》的“日記”,就偽造了"新華門事件"的所謂背景材料。這篇“日記”說︰【以上第6頁】“一九八九年四月二○日星期四在老IU帶領下,我們班今天有人去新華門,听說打起來了。我沒去,因為小OU說要呼打倒共產党的口號,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沒有共產党,我們這么大個國家,誰有資格。有能力來領導?"[二]而事實是,四月二○日凌晨參与新華門沖突的學生,是四月十九日晚前往請愿的。按照一般人寫日記的習慣,記述者要么在四月十九日當晚記入︰"今晚。。。。。"如何如何;要么在四月二○日的日記中追述︰"昨晚……"如何如何。而且,"新華門事件"中所謂"打倒……"的口號,現已有各种回憶和調查資料証明,純粹是在一女生"被強行帶离現場"的情況下,偶然呼出的,根本不是并不知道當日會強行清場的學生"有預謀"的活動。〔見本書正文第二章,第一節〕。 (64檔案/89)

  政府或暫時不能超越政府立場的材料存在這類問題,學生和社會其他組織的傳單。大小字報及回憶材料也存在同樣問題。這就給不可能事必躬親的史書作者留下了大量的考証事務。而本書的義務,就在于本著歷史的良心,對那些眾說紛紜的事物進行分析。比較,并試圖提供一种令人信服的解釋。在無法做出判斷的地方,公開存疑不論。
  以上根据陳希同提供的思路,所說的八九民運的意義,只是一個方面。當然還不是一個完整的方面。因為,這次運動的一個最重要意義,還在于它對"十年改革"在政治体制方面的進展和成果作出了檢驗︰在這個政權下,人們仍需要用肚皮去推銷他們的腦袋──用絕食的方法去闡揚一种觀點,一個思想;它提醒人們重新考察所謂"政治協商"制度的內容;重新審查打著民主党派和人民【以上第7頁】團体旗號分享政權的"多党合作"的實質〔見本書正文第四章,第四節〕。它使人民再次認識到,那种沒有制度保障的所謂共產党的"自我監督"。"自我革命"及自身調節的局限性,而最終大大提高人民發揮自身歷史主動性的覺悟,并使這种潛能變為現實的時間大大提前。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