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81 頁 【▼下一頁】
  据說,四月十九日北京市政府警告不要在新華門前鬧事的《通告》發表的當天,曾有過北大學生【以上第80頁】拒絕清華同學邀請再去新華門的事情[一二],前一天在新華門前扮演過組織者角色的王丹,葂"新華門事件"發生之夜,正亟亟于總結前一天行動不利的教訓,籌備北京大學的學生自治組織。但"四。二O事件"及法大同學行動的消息傳開,他們与原來"各自為政"的學校一起,立即作出了聲援的反應。四月二○日中午,北京師范大學維吾爾族學生吾爾開希在校園里"三。一八紀念碑"前發表演講。北大。人大。清華都分別貼出了《新華門血案》。《血》。《"四。二○"慘案》等大字報。北大三角地貼出了清晨剛剛誕生的"北大籌委會"的通告。通告說︰"為了抗議軍警對學生的殘酷毆打,為了抗議輿論的歪曲報道,我們籌委會代表北大廣大同學決定,自四月二一日上午八時起,開始全校罷課。并要求︰〔一〕新聞公正報道;〔二〕嚴懲慘案制造元凶。請每一個真正的有熱血有良心的北大師生進行罷課抗議,不達到目的決不复課。"中午四校同學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學生一起,走出校門,上街游行。雖中途遇雨,仍有一○○○多名北大。航大學生高舉"和平請愿"。"反對官倒"。"反對暴行"的標語,步行到天安門廣場。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四月二一日,各校學生罷課付諸實施。已在醞釀籌備的學生組織也迅速成長起來。此前,學潮基本上是沒有統一組織,沒有形成統一綱領,与社會各界基本隔离,也沒有体現出大的發展勢頭的自發的。分散的活動。而通過"新華門事件",學生的組織化程度迅速增強,自我約束的理性水平大大提高,運用宣傳手段擴大与社會各界的聯系,并尋求社會。特別是知識界支持的意識也隨即覺醒。【以上第81頁】 (六四檔案 / 89)


【目錄】
【▲上一頁】 第 8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