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93 頁 【▼下一頁】
  ──一九八八年至一九八九年初的中國,的确是理論界空前活躍的年頭。這是由三個原因造成的︰第一,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對理論界"放"和"收"的輪轉,几乎形成了如同春夏秋冬四季循環的規律。在兩年一個的周期中,一九八八年正逢"夏季"︰一年前因反自由化運動而致使有人"皇冠落地"。被開除党籍的惊悸几乎被人遺忘;中共党的十三大重新肯定了改革開放的路線不變,公開宣布要搞政治体制改革,加強党和人民群眾的"對話"聯系,中共党內"左派"精神領袖鄧力群落馬,這些,都使人有理由相信,一個理論的"春天"已經來臨。第二,一九八八年一二月十八日是中共党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十周年,暨"改革十周年"的紀念日,在中國人的不論是政治習慣還是生活習慣中,都有逢十"大慶"的傳統。而對于思想理論界,這莫過于一個總結反思,向新的里程邁進的极好時机。作為關心政治的青年學生或學者,問一問,十年了,我們有什么進步?也是十分自然的事情。第三,改革已走入"深水區"。許多知識分子。專家。學者已認識到,十年改革,在經濟方面基本上是以"放權讓利"為特征的"解放"過程,但真正符合現代市場經濟要求,符合規范的新經濟体系尚未建立。微觀層次可改的已經改完,宏觀層次的改革基本未動,特別是城市体制改革。國營大中型企業改革中出現的困難和徘徊,政府所采取"治理整頓"措施帶來的停滯,更是使人感到形勢嚴峻,前景莫測。在政治上,中共在完成"撥亂反正",鞏固鄧小平集團的權力后,改革進展不如人意,在某些方面還有倒退的跡象。[二四]特別是"太子党"接班以【以上第92頁】來,其素質低劣。不負責任的表現,使中共統治基礎日漸狹窄,人心浮動。加之分配不公,"官倒"猖獗,使得廣大民眾。青年學生和知識分子都尋找著研究。探討和發泄的時机和場所。正是這些因素,匯成了八八─八九年思想理論界空前活躍的局面。這其實也是政治家尋求与人民溝通。對話,吸取智慧,震開茅塞的良机。 (64memo中華富強 - 1989)

  但是,中共党內极少數与人民為敵的分子,看不見人民群眾。知識分子關心"自己的國家"的命運的珍貴性,看不見他們關心社會的前途和個人命運的合理性。合法性,把人民的解放。自由地行使憲法所賦予的權利,本能地當成自己的危机,四處設置"密探"監視人們的言論,挖空心思地東拼西湊了一些所謂"反動言論",作為下一輪整肅的根据。這,就是陳希同們立場的根据,及其"材料"的由來。 (64memo反貪倡廉´89)
  在此,當然也沒有必要否認他的"材料"确有出處。在雨后春筍般的大小會議上,在各种層次的"沙龍熱"里,眾多的議論中自然有各种觀點。尤其是在人民群眾客觀存在著不滿情緒的情況下,講演者的"出語惊人"是他們獲得掌聲的一個重要方法。另外,由于改革開放以來一次又一次的思想与組織整肅,使得早就該超越"啟蒙水平",超越"主義"而進入"問題"的中國理論界,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從頭開始。再加上中共党的体制決定的意識形態霸權的爭奪戰爭,自然要引起一些激越言論。由于開放的不徹底,人們對西方民主的朦朧認識造成的向往,更因為政治上的人為壓抑而扭曲為一种富有刺激力的探尋"真理火种"的獻身活動,這种狀況,在青年學生中是最普遍的。但是,所有的這些,在八八─八九年的活躍空气中,都不是主流。筆者以見証人的身份斷言,那种"大鬧一九八九"的意向,要不是胡耀邦的逝世,特別是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錯誤判斷和選擇,【以上第93頁】很難說是會有多少人響應的。因為中國人民是務實的,他們已經償過了所謂"大民主"的苦頭,有政治頭腦的人,尤其是到了八八─八九年,大多已認同了有秩序的。漸進的推進歷史的方式。有見識者也知道西方式的校園民主可以鍛煉知識青年,但街頭政治畢竟不是中國政治民主化的必經途徑。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93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