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陳小雅談六四
美國之音
2000年
  

美國之音:戴晴陳小雅談六四

  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以野戰部隊向赤手空拳的示威學生開槍而流血收場,已經十一周年了。中國在鄧小平推動下,實行了經濟改革,但是,政治層面的改革,基本處於一種等待和觀望的局面。在六四十一周年之際,美國之音記者同北京政治觀察人士戴晴以及陳小雅討論了「六四」相關的問題。

  記者海濤報導:北京作家戴晴女士和政治學者陳小雅女士。她們都當過記者,而且都是出名的記者。戴晴在89年曾代表閻明復到廣場勸說學生停止絕食。本來是替政府作統戰工作,卻被政府關入秦城監獄。可以說她直接參與了八九民運,是當事人。陳小雅也是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見證人,後來因寫作「八九民運史」一書而被社科院開除公職。該書是天安門大屠殺後國內第一本有關八九民運的政治學術著作。 (64memo反貪倡廉 - 89)

  戴晴快人快語,她一上來就對記者的八九民運定義提出了異議。她說,更確切的說,11年前的運動是一場抗議運動,而不是民主運動。另外,戴晴也不同意中國政治改革沒有進行的說法。"在幾個最重大的問題上,比如開方言論,報禁,黨禁等等,這些方面沒動,其他在中國大地上的政治改革,天天,每分每秒都在進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日前表示,八九年採取斷然措施,才保證了中國社會的穩定,帶來了經濟增長和市場繁榮。但是,戴晴表示,她無法認同章啟月得出的這個結論,無法贊成章啟月對現狀的描述和推導事情的邏輯關係。

  因為政治觀點而丟掉了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工作的陳小雅說,要糾正章啟月的說法,一個比較恰當的解釋就是:"89民運群眾和學生提出的政治訴求,在歷史的進程中,由於中國人民,中國政府中那些堅持改革和進步的這些力量的合作,使得中國歷史發生了進步。而不是因為鎮壓導致進步。民眾的訴求,在很大程度上使得社會矛盾得到了緩解。他們的訴求,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實現。歷史的進步,就是這樣實現的。並不是政府單方面做出來的,也不是鎮壓者做出來的。" (六四檔案´89)

  回顧十一年前發生的慘劇,戴晴說,當初宣佈軍管,很多人反對,但她贊同。可後來的發展演變,完全超出她的預料:"甚至到了六月三號的夜堙A戒嚴部隊同絕食四君子達成協議,讓學生退出,我都是贊成的。如果你說不得已,到這時,還算說的過去。可是有一件事,你是絕對說不過去的。就是後來,學生撤到六部口,坦克追到後面,把學生壓死。現在壓掉了兩條腿的人還活著,所有的人證都在。你甚至可以說,駕駛坦克的排長班長太激動了,但最後為什麼沒有對這個人軍法處置?!" (64memo.com - 1989)

  近幾年來,不斷有人´反思六四´,認為政府開槍鎮壓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是學生和群眾的作法,逼著共產黨開槍動用坦克解決政治思想問題。陳小雅是六四的當事人和見證人。她說,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什麼可以討論的。研究政治學的陳小雅認為:"從政治藝術來說,中國是歷史悠久的國家。中共掌權後,在如何通過外交和其他政治手段解決問題而不用軍事手段解決問題方面,積累了非常豐富的經驗。還有,國際的潮流是民主與和平,更不允許動用那樣的一種手段,來解決政治生活中的問題。在這個方面,沒有什麼可反思的。" (64memo.com/89)

  說到六四的平反或者重新評價問題,戴晴認為,無所作為是共產黨的黨性所決定的:"共產黨的傳統是個人服從集體,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共產黨有個非常可怕的傳統,就是寧左勿右。誰要提出新的見解,不是一把手提出的,是下面的人提出的,向緩和方面轉的,一下子就會有人出來,簡直就要把他掐死,搶他的位子,罵他太右了,右傾就是叛徒。用這種方法來治他。這是整個共產黨歷史和性質造成的。" (64memo.com´89)

  戴晴表示,即便有人有不同的想法,也絕對不敢說,要等一個適當時機,要等江澤民先說。而江澤民自己也要想想,這種話能不能說,他說了,是不是成了歷史罪人,是否成了馬列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的叛徒。

  不過,戴晴認為,「六四」十一年來,中國的人權改善,基本上還是和經濟改革同步進行的。她說,雖然其間發生了鎮壓法輪功和西藏新疆獨立勢力等情況,但從另一方面說,民間思想心靈自由都在增加,同時,對一黨專政的疏離,更加明顯,還有政府方面主持的立法,都表現出了進步。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8095.htm

美國之音,「戴晴陳小雅談六四」,見 浴火鳳凰 http://members.lycos.co.uk/sixiang001/author/D/DaiQing/DaiQing040.txt,2000年。


lastModified: 1/2/2005

相關資料

  • 陳小雅﹕八九民運史﹐1996年6月。
  • 陳小雅﹕答曉華──關於三線計劃--我至少掌握了三個人證﹐1999年7月10日。
  • 曉華﹕駁“三線計劃”的說法--八九民運中的陳子明--駁陳小雅《八九民運史》中“三線計劃”的說法﹐1999年7月8日。
  • 陳小雅/北京﹕鄧小平八九用兵探秘--我們離“真相”還有多遠﹖﹐2002年5月9日。
  • 網路圖片﹕戴晴上街遊行支持學生反對戒嚴遭呵斥﹐1989年5月22日。
  • 北大博士生﹕北大博士生反對戴晴﹐1989年5月14日23時。
  • 戴晴﹕戴晴: 我在八九學運期間的五次失誤﹐1999年6月2日。
  • 網路圖片﹕陳小雅出版六四研究文集《佛之血》﹐2003年6月9日。
  • 陳小雅/北京﹕八九民運中站在學生一邊的軍人--軍人寫給學生的八封信﹐2002年5月27日。
  • 陳小雅﹕新聞史上弄潮人及其輝煌的葬禮--欽本立﹐1989年5月1日。
  • 陳小雅﹕八九年“西安事變”的補遺與重審﹐2002年12月1日。
  • 美國之音﹕戴晴陳小雅談六四﹐2000年。
  • 馬蘭﹕為了忘卻的紀念--龔小夏戴晴vs柴玲﹐1995年9月。
  • 陳小雅﹕中國現代學運的體制與歷史原因探索--八九高校動態分析﹐2002年7月2日。
  • 嚴家祺﹕陳小雅《“八九─六四”研究文集》序﹐2003年3月11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