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子學運日記》──一位清華學子經歷、見聞的八九學運的日日夜夜
清華學子
2001年6月29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下一頁
  

提要: 
  ﹒   前言
  ﹒1989年 4月15日  星 期 六
  ﹒1989年 4月16日  星 期 天
  ﹒1989年 4月17日  星 期 一
  ﹒1989年 4月18日  星 期 二
  ﹒1989年 4月19日  星 期 三
  ﹒1989年 4月20日  星 期 四
  ﹒1989年 4月21日  星 期 五
  ﹒1989年 4月22日  星 期 六
  ﹒1989年 4月23日  星 期 天
  ﹒1989年 4月24日  星 期 一
  ﹒1989年 4月25日  星 期 二
  ﹒1989年 4月26日  星 期 三
  ﹒1989年 4月27日  星 期 四
  ﹒1989年 4月28日  星 期 五
  ﹒1989年 4月29日  星 期 六
  ﹒1989年 4月30日  星 期 天
  ﹒1989年 5月1日  星 期 一
  ﹒1989年 5月2日  星 期 二
  ﹒1989年 5月3日  星 期 三
  ﹒1989年 5月4日  星 期 四
  ﹒1989年 5月5日  星 期 五
  ﹒1989年 5月6日  星 期 六
  ﹒1989年 5月7日  星 期 日
  ﹒1989年 5月8日  星 期 一
  ﹒1989年 5月9日  星 期 二
  ﹒1989年 5月10日  星 期 三
  ﹒1989年 5月11日  星 期 四
  ﹒1989年 5月12日  星 期 五
  ﹒1989年 5月13日  星 期 六
  ﹒1989年 5月14日  星 期 天
  ﹒1989年 5月15日  星 期 一
  ﹒1989年 5月16日  星 期 二
  ﹒1989年 5月17日  星 期 三
  ﹒1989年 5月18日  星 期 四
  ﹒1989年 5月19日  星 期 五
  ﹒1989年 5月20日  星 期 六
  ﹒1989年 5月21日  星 期 天
  ﹒1989年 5月22日  星 期 一
  ﹒1989年 5月23日  星 期 二
  ﹒1989年 5月24日  星 期 三
  ﹒1989年 5月25日  星 期 四
  ﹒1989年 5月26日  星 期 五
  ﹒1989年 5月27日  星 期 六
  ﹒1989年 5月28日  星 期 天
  ﹒1989年 5月29日  星 期 一
  ﹒1989年 5月30日  星 期 二
  ﹒1989年 5月31日  星 期 三
  ﹒1989年 6月1日  星 期 四
  ﹒1989年 6月2日  星 期 五
  ﹒1989年 6月3日  星 期 六
  ﹒1989年 6月4日  星 期 天
  ﹒1989年 6月5日  星 期 一
  ﹒1989年 6月6日  星 期 二
  ﹒1989年 6月7日  星 期 三
  ﹒1989年 6月8日  星 期 四
  ﹒1989年 6月9日  星 期 五
  ﹒1989年 6月10日  星 期 六
  ﹒1989年 6月11日  星 期 天


            八九學運的日日夜夜

              ── 一位清華學子的經歷、見聞



   前言  

  《學運日記》

  作者:不詳

  乎乎近得好友一卷日記,記載那“驚心動魄的五十六天”中的所見所聞,讀後真令人重生感概,又牽衷腸!特敲入網中,全文自4月15日至6月11日,並後記一篇,將陸續貼出。作者保留一切權利!

  希望網上的朋友,也能寫出當時的見聞或了解到的故事,集腋成裘,為中國的歷史留下一份真實的記錄。 若能講講自己馬後炮的總結與評說,也非常好。

  《學運日記》記載了學運開始到被鎮壓整個過程

  提起1989年,人們總是想到波譎雲詭的中央政治局,想到慷慨激昂的學生領袖,想到“密謀策劃”的“幕後黑手”。十二年來,出版了很多有關的回憶錄,甚至“高層文件”,但我們卻很少能聽到那些普通的參與者的聲音。波及全國成百上千萬人的政治大潮,最後仿佛變成了那麼幾十個人的戰棋遊戲。所謂“歷史是人民寫的”,可是我們卻很難了解歷史中的人民。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有感於此,今日推出專題──“我的1989”,包括《學運日記》和雨聲網友的《我的1989》兩篇長文。承蒙雨聲網友的信任,同意將《我的1989》一文在本站獨家推出。我期盼著有更多的普通人將他們在1989年的經歷記述下來並發給我,適當的時候,我會在本站開辦一個專題文庫。

   春夏自由評論

  (2001/06/29)


1989年 4月15日  星 期 六   

  下午上自習。5點鐘從四教出來,外面剛下過雨,天空陰郁,空氣潮潤。長長的校路兩側,高大的楊樹枝葉茂密濃綠,形成一條濕綠濃蔭的長廊。

  騎車回宿舍,快到十食堂時,赫然看見十食堂前的廣告欄上貼著大幅的白紙,上書大字“耀邦永垂不朽!”。

  心堮瘚n一下,太突然了,這是誰開的玩笑?想想今天也不是4月1日,再說誰會用這種事開玩笑。

  回到宿舍一問,原來確有其事,胡耀邦於今天凌晨逝世,廣播堻講了。

  心堳雂ㄕn受。想想胡的經歷,下臺這幾年來,既不能做,也不能說,還要被人擺在政治局塈@為黨內團結的象徵,真是太可憐了!再聯想到他下臺的原因,想到他在這國家多事之秋,忽然長逝,連一句話都沒能留下,他心婺茼釵h少的遺憾和想法,都再沒有機會表達,真讓人同情和惋惜!

  胡是在86年的學潮時因為態度不堅決,或者說同情和助長了學生的行為而下臺的。他是中國領導人中唯一一個能夠用平等、理解和協商的態度來對待知識分子以及學生的人。他對學潮的態度,以及他以往在解放“文革”中受迫害的知識分子,落實知識分子政策上的工作,贏得了知識分子的尊敬和學生的讚賞。而他也終因此而下臺。今天,在他擔負著“黨內問題”的陰影,默然辭世的時候,作為我們這些學生,如果不能有所表示,那還有什麼民意可言呢?如果當一位能夠善待群眾的領導人逝世時,不能聽到群眾的讚揚和悼念,又怎麼能抑惡揚善呢? (六四檔案-2004)

  我對亞源他們說,咱們也寫一幅貼出去吧。大家一致贊同。我拿來學國畫用的宣紙、墨、筆,由亞源寫了“耀邦,我們心媄屭”。

  我覺得“難受”這兩個字足以表達此刻我們心中的種種複雜的感受。

  寫好後,又落上“物理系六、七字班”的款,大家就拿了漿糊出去貼。我們估計,到了明天,十食堂前肯定就都貼滿了,我們這麼早貼,到時肯定會被別人的蓋了。於是決定貼到三教前的廣告欄去。大家便一起騎車過去貼了。

  .


1989年 4月16日  星 期 天   

  今天早上起來,首先關心的是貼出去的悼詞怎麼樣了。吃早飯時(8點多了),到十食堂前一看,果然貼得鋪天蓋地的。以往大家貼廣告,只要沒地方了,就會新的蓋舊的,層層疊疊起來。但這次對於悼詞,大家都注意不覆蓋前人貼的,廣告欄貼完了,於是食堂的外牆,樹上,周圍的樓牆上,都貼上了。更有長長的挽聯從食堂屋頂上掛下來。

  騎車到三教前去看,這媮晲S有熱鬧起來。我們貼的大幅悼詞赫然在目,成為進入清華的人看到的第一幅悼詞。

  中午吃過飯後,聽說北大已貼出了很多大字報,大家便決定過去看看。騎車到了北大,三角地的廣告欄果然貼出了不少大字報,也可以說是小字報。來這堿搕j字報的人很多。我們分頭擠入人群去看,其中有純悼念的,有從胡身上講到政治問題的,有純講政治問題的,大約各佔三分之一。

  其中有一首詩挺有意思,摘錄如下,

  要等就等一萬年
  要把猴子等成人
  要把凡人等成神
  要把紅旗等成裹屍布
  要把猴子等成達爾文

  這些大字報,嘻笑怒罵,或莊或諧,看了之後,真令人感嘆作者的才思和文筆。看來這大學生埵釣リH是真有才啊!

  又看到一張悼念胡的大字報,說到對胡的逝世深感悲痛,不由得縱聲一哭。在“哭”字旁不知誰批道:春天到了,貓兒就叫春了。在這個批注旁又有人批道:你奶奶死了,你哭,是貓兒叫春嗎?也算是大字報一景。

  看完大字報回來,我對那些表達政治不滿,明顯想掀起一場運動的大字報有些不以為然。

  我覺得這一次,只要充份地表達出群眾對胡的褒揚和贊許就行了。要讓共產黨和政府看一下,一個被他們貶損的人,人民卻在讚揚他,這就足夠了!至於再扯別的東西,道理固然是那個道理,但說了又能怎樣?鬧起來又能怎樣?中國是不會因此而改變的。


1989年 4月17日  星 期 一   

  今天校園堛漁噩與大字報繼續在增加,清華也開始出現政治問題的大字報了。十食堂前貼得越發鋪天蓋地,貼的範圍也在擴大,而不少舊的已不得不被覆蓋了。

  中午午飯以後,係媥ル芠晡漲韐酋M鐸元老師,召集了一些班幹部和同學到宿舍樓的活動室開會,介紹了胡去世的經過。目的顯然是為了澄清正在流傳的關於胡是在政治局會議上被氣死的傳言。

  不過我認為這倒是小節。這種傳言得以流傳以及學生們所表達的情緒後的群眾基礎,才是政府和黨應該正視的東西。如果只是一味地解釋這些小事,對群眾的真實情緒和要求漠然視之,好像群眾只是因為聽信了一些謠言而受騙上當的,這也太貶低群眾的智商了。既不解決問題,又徒然引起大家的憤怒!

  不過,政府這次這麼快地作出反應,會上介紹的情況又如此誠懇,讓人覺得有點一反常態。為什麼他們如此重視這個問題,是否已預感到一種嚴重的危險?在我看來,學生的這些大字報不像能鬧出什麼大名堂的樣子。


1989年 4月18日  星 期 二   

  校園堛漱j字報繼續增加,新的不斷出現,政治味越來越濃厚。其中一些指名道姓地把矛頭指向李鵬。對此我是不以為然的。我跟別人說,中國的政治都遮在一道黑幕背後,普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那後面發生了什麼。每一位領導人在報紙,新聞中看來一個個都是道貌岸然,仿佛廟堛滲姘部A誰也不知道他們各自究竟在政治中扮演了什麼角色。所以,我們最好不要把矛頭指向某一位領導人,因為我們根本不了解。要說,李鵬也不一定該為目前這些經濟,社會問題負責,他上臺還不到一年,而此前搞經濟的一直是趙紫陽呀。 (64memo.com - 1989)

  這些天,大家也一直在議論現在的形勢。毛毛告訴我,早就有傳言說今年5.4會發生一場學潮,而各校領導也早就接到了指示,要注意學生的動向。

  我對此感到奇怪,我覺得這幾天得以出現這些事情,完全是由於一個偶然的原因。我一點也看不出在4月以前,有什麼東西可以注定今天這些事情的發生。


1989年 4月19日  星 期 三   

  新的大字報繼續出現。開始聽到有人到廣場悼念、遊行、演講的消息。同學們都說要到廣場去看看。

  晚上的電視新聞堙A說有部份學生聚集在新華門前,不聽勸阻,要求對話,並衝擊新華門。電視媦膝X了新華門前的鏡頭,只見學生和警察一外閭里地擠在那堙A大家都動彈不得,氣氛倒一點不激烈。又播出了幾個武警戰士流著鮮血的臉,說是被扔進來的汽水瓶砸的。

  看了這個消息大家都很興奮,不少人要馬上到新華門去看看。想到從清華到廣場要騎一個多小時的車,我就不想去,另一位同學把我的車給借走了。


1989年 4月20日  星 期 四   

  天還沒亮,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有人把我叫醒,還了車鑰匙,倒頭又睡。

  早晨起來,就聽見滿樓道都在講昨天晚上警察打人的事情。是昨晚去新華門的同學帶回來的消息。他們有的人據說也被警察打了,有的說在西單設了警戒線,過不去。

  我認真地問了一下,看來打人的事是確實的。而且不只在新華門前打,大概在驅散的過程中,向西一直追擊到電報大樓。據說,連沿途出來賣早點的小販都不能倖免。

  吃午飯的時候,到十食堂前,發現已貼出了許多控訴昨夜暴行的大字報。我想那上面描述的場面也許有些誇張,但這樣的事也絕對是有的。只差在烈度和數量的多少而已。在這個社會生活了這麼多年,對於警察對一切被“合法”地置於他們棍棒下的人的粗暴,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的!

  .


1989年 4月21日  星 期 五   

  大字報在繼續揭露“血案”,號召人們起來抗議,要求懲辦兇手,澄清真相。

  是啊,在中國,像這樣粗暴地對待群眾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沒碰到我們頭上,我們也管不了。現在既然碰到了我們頭上,如果我們一點反應也沒有,那真是讓人欺負到家了。

  今天看報紙,對於這件在各校早已鬧得沸沸揚揚的事,報紙上只有短短的一條報導,說昨天凌晨為維護正常秩序而執行清理云云。新聞輿論的這種遲鈍,或者說漠然,也是激起同學們怒火的一個重要因素。碰到這種事情,你在報紙上一點看不到自己的意見和聲音。你只有自己上街去喊去叫,即使那樣,報紙上也仍然可能見不到一點消息和報導。

  尤其令人氣憤的,是“清理”一詞,大家一致對此表示憤概。把我們當什麼了,垃圾嗎?

  又看到以“高聯籌委會”名義的大字報說,今天晚上到師大誓師,遊行到廣場,抗議暴行。大家也都知道,明天,胡的追悼會將在大會堂舉行,據說按慣例廣場今晚12點要封場。選這個時機去,正是要和他們較量一下。另外還可以悼念胡,的確是一舉兩得。我決定晚上看看情況,如果組織得好,整個活動值得信任,就一起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警察是怎樣打人的。 (64檔案-2004)

  傍晚的時候,換了球鞋,在十食堂吃了晚飯。出來的時候,十食堂前已聚集了很多人。過了一會兒,見一個穿軍褂的瘦個子青年站上了一張桌子,他說,我們這次遊行一定要注意保持和平,我們的口號是反對暴力,抗議暴行,懲辦兇手,澄清真相。至於別的,就喊一個,要新聞自由。除此之外不要亂喊,尤其不要跟著隊伍外的人亂喊。

  他這幾句話,一下子贏得了我的信任,相信周圍的人也有同感。看來不是瞎胡鬧或者太偏激的樣子,可以跟著去看看。

  這時侯有另一個人擎著一面大旗從4號樓的方向跑過來,白布上用墨筆寫了“清華人”三個大字。於是隊伍開始移動了,說是出西門去和北大會齊。但有些人又說,幹嘛要去北大,我們直接去師大不就行了嗎。於是有一部份人走南門去師大,大部份人出西門去北大。走到化學館前時,我回頭一望,隊伍很長,人也很密,估計有好幾千人了。

  隊伍出了西門,就看見前面見過的那兩個學生,還有昭雄,還有另外幾個人,在跑前跑後地維持秩序,並號召同學們出來作糾察隊。又有人說要隊伍兩邊的同學把手拉起來,防止隊伍外的人混進隊伍,也防止隊伍被沖斷。這樣拉著手,走路就得側著身子,開始很別扭,可快到北大時,隊伍兩側的同學差不多都把手給拉起來了,形成了兩條護衛隊伍的長長的手鏈。我和亞源,毛毛他們也加入了手鏈的行列。 (Memoir Tiananmen - 1989)

  隊伍很快進了北大的東門,北大的同學們還沒集合起來,有許多同學在校道兩邊歡迎我們。於是隊伍穿過北大,從北大南門出去,沿海澱路繼續南行。

  隊伍靠著馬路內側走。隊伍很長,長長的手鏈使隊伍變得緊密,整齊而壯觀。這就是清華人特有的風格,紀律,秩序和實在。

  此時天色已漸漸暗下來,隊伍走到黃莊附近停了下來,說是讓北大的隊伍走在前面。清華的隊伍稍向外讓,在馬路內側留出一條通道,後面北大的隊伍趕了上來,由於趕得急,隊伍拉得很長,也很稀疏。

  過了很長時間,北大的隊伍過完了。清華的隊伍繼續前進,手鏈自始至終沒有放下,過了一個路口又一個路口。

  大約8點多時,走到人民大學。人大的隊伍據說已先行到師大去了。不過人大臨街的宿舍仍有許多窗亮著燈,有些同學在大聲地歡迎我們,這樣大概又從人大帶出了一些人。

  隊伍在人大南邊的路口折向東,向師大方向走。10點半左右到了師大。這時隊伍已經很長很長了,各學校的都有。師大門口也聚集了很多人。此時再舉行什麼誓師會已屬多餘,也不可能了。於是隊伍沒進師大,繼續向南前進。

  隊伍沿著這條南北向的通衢大街一直往南走。不知什麼緣故,漸漸地兩側手鏈的行進速度與中間的隊伍不一致起來。有時兩邊的手鏈不動,中間的隊伍在走,有時中間的隊伍走得很慢,而兩側組成手鏈的同學卻被扯得瘋跑起來,有些地方跟不上就斷了,立刻就會有中間的同學跑出來接上。

  大約零點時分,隊伍在西單附近停了下來。這一停停了很久,大家也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事。

  .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