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六四後周國聰之死──補充丁子霖名單
天網
2000年5月31日
  

提要: 
  ﹒控告書
﹒編者插圖。成都六四之後工人周國聰被誤抓打死


成都六四之後周國聰被打死情況

(以下資料來自原“天網”)


  1989年六月六號,周國聰沒回家。2000年4月12號,周母唐德榮從保和派出所拿到了兒子死亡的照片,唐昏了過去。

從母親提供的照片,我看到孩子眼、耳、口、鼻都是血跡───。

  孩子依舊半睜著雙眼看著世界、看著我們、看著他們。

  周母說:"我兒失蹤三天後,到保和鄉派出所詢問",民警張建國說:"周國聰已在六月六號抓到寧夏街看守所了"。該所承認此事,但拒透露實情,後不情願說"以´無名氏´火化了"。

  此後的日子,唐德英不間斷找相關部門,要求查清事實真相,還孩子一個清白。90年三月,金牛區檢察院李科長說:"為你兒子的死,我已查看過被判刑的、槍斃的人名單,都沒周國聰的名字,你兒的死,成都市公安局和保和鄉派出所都有責任,你去找他們"。唐對此說法不能接受,同年六月,又找到看守所預審股長孫佔傑,說:"你兒6月6日被抓進來,七日下午兩點鐘就死在工棚堙A當時經法醫鑒定:後腦左邊有個大青包,係被打死的,不是病死的,他根本無病"。 (64memo祖國萬歲-1989)

  公安部處理來訪中這樣寫道:"四川省廳,唐德英等1人,於4月27日來訪,反映1989年6月6日,其子周國聰被成都市寧夏街派出所抓去關在看守所內,後死於看守所內,並被火化,要求查明死因,追究有關人員刑事責任,賠償經濟損失,請接洽處理"。

  上訪中等待,98年二月十日,成都市公安局的答覆是:"國家賠償於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實施,其子周國聰系一九八九年死亡,你申請按國家賠償法賠償,依法不能溯及;周國聰之死亡無任何證據確認系我局工作人員違法所致,我局依法不能賠償"。

  "保和鄉派出所把我叫到所上,所長黃和邦(音)、看守所孫佔傑股長、科長陳軍等人到場,孫對我說:不準設靈堂、政治關係沒有你們問題,此事周國聰造成國家損失4000元,這件事不要再找了,最後還是不能處理"。唐繼續說:"火燒是在前還是在後,你隨便亂說不負責嗦",孫閉口不言。

  兩千年的四月十二日,花果村的會議室堙A市監管處的王科長,三聖鄉派出所所長陳、管幹民警林勇,唐德英、周國蓉(國聰的姐)討論處理國聰關押致死一案。王科長說:對上訪提出的問題,相互交涉,以期能圓滿解決,安心工作,唐德英說:人被抓進寧夏街,被打死在寧夏街,但拒不承認,對此應給予說法,要求討公道。周國蓉說:張幹事親口說"不用找了,周國聰被關進去了"。王科長看了材料,聽了同志的介紹後說:當時是政治風波,自上而下,中央定的政策是定了性的,不能推翻,個人利益應服從國家利益。平反、賠償是決定不可能的。 (六四檔案/2004)

  唐德英憤怒的說:"難道我么兒就這樣白白的死了,你們向上報公安部說犯人打犯人死的,賠償都給到唐手中去了,誰見過一分錢,誰說我兒是犯人,證據是什麼?沒有死亡證明書,死亡鑒定報告而法院不予立案"?

  唐德英為兒子的死上訪十一年,又到了六月,她想的是……

  2000•5•28


控告書  

  控告人:唐德英(系死者周國聰之母),女,62歲,漢族,成都市人,住成都市錦江三聖鄉花果村八組,務農。

  控告事由:訴成都市公安局對多兒周國聰死因不明一案,不查明追究;多次推諉不辦。

  控告請求:查明周國聰死因,追究有關人員責任,妥善處理善後事宜。

  事實經過及理由:

  我兒周國聰(死者),1989年初中畢業,同年6月在成都無縫鋼管廠作臨時工, 在單位工作積極,表現好。1989年6月6日4點左右, 周國聰從廠下班後騎車過人民南路時,被在場的公安人員誤抓進寧夏街看守所。家堨H為他在加班,第二天未歸,第三天我們到保和鄉派出所詢問時,民警張建國告訴我們,周國聰已在6月6日被抓後送到寧夏街看守所了。我們到寧夏街詢問時,該所承認周國聰在看守。當時被抓,一九八九攫七月二十日被釋放的四川農科院工人林志成也證明說,當時在看守所點名時,他聽到喊了周國聰的名字。以後由於受到威脅,對此事保持沈默,後經我們多方打聽,得到周國聰不知何故死在看守所工棚堙A死後未通知家屬,也未徵得家屬同意就以"無名氏"為名私自火化了。我們到保和鄉派出所多次交涉,所堛熙\幹事將周國聰死時所媯馴L拍的照片給我們看,只見死者眼、耳、鼻全都出血,血肉模糊。一九九0年六月,我再次到寧夏街看守所,預審股長孫佔傑對我說:"你兒6月6日被抓進來,後腦左邊有個大青包,係被打死的,不是病死的,他根本無病。" (六四檔案-1989)

  一九九0年三月,我到金牛檢察院,接待我的李科長說:"為你兒子的死,我已查看過被判刑的、槍斃的人名單,都沒周國聰的名字,你兒的死,成都市公安局和保和鄉派出所都有責任,你去找他們。"

  我曾多次找成都市公安局,黃林科長幾次談話都不能自圓其說,如他第一次說:"你兒在審訊中支援不住,坐下去就死了。"第二天又說:"你兒是被看守所的其他人打死的。"第三次則說:"你兒在未抓前就有病,是病死的"。以後找他們時,他們互相推諉,甚至避而不見。

  從一九八九年開始,我們由派出所、市公安局、省公安廳、金牛區檢察院、成都市檢察院、四川省檢察院、四川省人大一直到公安部上訪,然而,對公安部的批復,成都市公安局一直拖著不辦,並揚言,不管告到哪堙A,我們不辦就沒辦法。因此,使沉冤一直未到得昭雪,給我們全家物質上、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負擔。

  綜上所述,我兒周國聰在八九年六月六日純系誤抓,在看守所致死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我們多年控告,然被利害關係人拖著不辦,使問題得不到合理合法解決。鑒此,我們再次提出控告,祈盼能還事實一個公正!還周國聰一個清白!還周國聰親屬一個慰藉!

  此致

    控告人:唐德英(簽字)

  2000─5─31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8569.htm

天網,「成都六四後周國聰之死——補充丁子霖名單」,博訊 http://www.boxun.com/hero/64/5_1.shtml2000年5月31日。


lastModified: 4/1/2005 10:26:00 PM

相關資料

  • 王曉明﹕六四目擊直升飛機運骨灰--目擊實錄:直升飛機運送六四死難者的骨灰﹐1994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槍殺四人的上尉被燒死﹐1989年6月4日。
  • 羅冰﹕[六四屠城]中共內報「六四」傷亡密情--官方內部"六四"死亡人數﹐1996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大屠殺拋棄在街頭的死難者屍體﹐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死難者 - 頭部中彈﹐1989年6月4日。
  • 廬山隱士﹕六部口被碾死的五個學生--鮮血、腦漿在中共鐵蹄下飛濺/六四12周年祭/坦克下的冤魂/五具屍體﹐2002年3月16日。
  • 一靜坐學生﹕血的證言--坦克繼續追趕學生至六部口壓死十一名學生﹐1989年6月4日11時。
  • 史筆﹕兵變胎死腹中--一九八九年趙紫陽下臺內幕紀實﹐2002年7月。
  • 網路圖片﹕王培文(丁子霖名單19號,死於六部口坦克下)--補充丁子霖名單﹐1989年6月4日6:20時。
  • 出塵公子﹕“廣場死人200搬上直升機”--殘忍的民運鬥士!﹐2002年1月22日。
  • 六四檔案﹕成都﹐1989年6月6日。
  • 丁子霖﹕“六四”傷殘者名冊(49名)﹐1994年6月4日。
  • 知情者﹕中共隱瞞六四死傷人數--羅幹,張工,陳希同,李鵬,江澤民決策焚燒屍體﹐2001年3月12日。
  • 琦勇﹕程仁與六四凌晨死在廣場--24歲/人大蘇聯東歐研究所87級雙學士﹐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清場未開一槍未死一人”﹐1989年7月22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