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會見戈談話──絕食日志:絕食第四天(89.5.16星期二)
北京青年報
1989年5月16日16時
  

﹒編者插圖。趙紫陽與戈爾巴喬夫


趙紫陽會見戈爾巴喬夫的談話

(五月十六日)


                 (一)

  趙紫陽對戈爾巴喬夫說,經過雙方的共同努力,今天上午實現了你同鄧小平同志的高級會晤。從一九七八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鄧小平同志一直是國內外公認的我們黨的領袖。在前年召開的黨的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根據鄧小平同志本人的意願,他從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常委會的崗位上退下來了。但是,全黨同志都認為,從黨的事業出發,我們黨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經驗,這對我們黨是至關重要的。因此,十三屆一中全會鄭重作出決定,在最重要的問題上,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掌舵。十三大以來,我們在處理最大的問題時,總是向鄧小平同志通報向他請教;鄧小平同志也總是全力支持我們的工作,支持我們集體作出的決策。這次高級會晤,也就意味著中蘇兩黨關係的自然恢復。中蘇兩黨關係正常化,符合兩國人民的利益,也符合世界和平的利益,我們為此感到高興。 (六四檔案 / 2004)

  ◇ 兩黨關係發展的基礎

  趙紫陽說,我希望,今後中蘇兩黨的關係將在以下四項原則的基礎上須順利發展,這就是:一、獨立自主;二、完全平等;三、相互尊重;四、互不干涉內部事務。這也是我們黨處理同其他國家共產黨關係所遵循的原則。我們黨認為,只有把黨與黨之間的關係建立在這四項原則基礎之上,才能是成熟,正常和平穩的關係。這是我們對歷史經驗的總結。

                 (二)

  趙紫陽向戈爾巴喬夫著重介紹了社會主義改革的問題。他說,各國的社會主義運動現在確實到了一個關鍵性的時期,面臨著許多值得深思和需要解決的問題。常常有人(特別是青年人)提出這樣的疑問:社會主義制度到底有沒有優越性?我認為,所以會產生這樣的疑問,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有些同志不大了解這樣一個基本的歷史事實,就是通過革命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當初都不是最發達的國家,舊中國就是一個很不發達的國家。我們的起點比西歐、北美等發達國家低得多。忽視經濟文化處於不同發展階段這個基本事實,就不能得出正確的結論。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怎樣搞社會主義,大家都沒有經驗,同時,我們也確有墨守成規的錯誤。這不是社會主義制度本身的弊病,而是我們自己主觀指導上的毛病。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許多主要的資本主義國家都在不斷地千方百計地調整自己的體制和政策,使之適應於採用新的科學技術的需要,並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他們內部的社會階級矛盾;但我們卻在固守原來的模式,而這種模式又恰恰是當年蘇聯處於外國武裝干涉、包圍和戰爭那種特殊歷史條件下形成的特殊模式。問題既然有兩個方面,我們的工作也就應該有兩個方面:一方面,切實做好對群眾的思想教育工作;另一方面,必須對原有的體制和政策進行改革。從根本上說,只有通過改革,才能使廣大群眾切身體會到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不改革肯定是沒有出路的。社會主義正面臨著嚴重的挑戰,迎接挑戰只有靠改革。我們必須通過改革,使社會主義制度充分顯示它固有的優越性。這是當代馬克思主義者的歷史使命。 (64memo.com - 89)

  ◇ 經濟與政治體制改革

  他說,各國情況不同,改革也不可能強求一律。中國的經濟體制改革已經進行了十年。比較容易解決的問題,幾乎都已經在不同程度上展開,效果是好的。現在最困難的是如何在公有制條件下發揮價值規律的作用。沒有市場,就談不上價值規律;大部分商品的價格不開放,價值規律也無法起作用;但在商品短缺的情況下開放價格,漲價的幅度就很難控制;而短缺經濟又恰恰是舊體制的必然結果─這是一個很大的矛盾。看來,在短時間內解決這個矛盾是很困難的,要準備打持久戰,而且要把各項改革工作越做越細。現在,我們正在治理經濟環境和整頓經濟秩序,壓縮基本建設規模,調整產業結構和企業結構,改善和加強宏觀控制。我們打算通過這些工作,使總供給與總需求能夠較好地銜接起來,為進一步深化改革創造較為有利的條件。 (64memo.com´89)

  趙紫陽說,政治體制改革應該同經濟體制改革大體同步,超前不行,滯後也不行。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上去。一九八六年,根據鄧小平同志的提議,我們較為系統地研究了政治體制改革問題,設計了一個方案。十二屆七中全會和十三大通過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方針和基本內容。十三大認為,我國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首先是黨政分開。我們不主張搞西方那種多黨制,也不主張成立新的政黨。我們黨在中國人民中的領導作用,是歷史形成的。在中國,沒有共產黨的領導,就談不上堅持社會主義制度,也談不上社會主義改革的成功。同經濟體制改革一樣,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也必須從自己的國情出發。中國現在有九個黨,一個共產黨,八個民主黨派。九個黨之間的關係,不是西方那種執政黨和反對黨的關係,而是互相合作、協調和監督的關係,而共產黨則在這種多黨合作制中起領導作用。 (64memo.com - 89)

  ◇ 一黨領導能否有民主

  趙紫陽說,有人問,一黨領導會不會影響民主?能不能對黨和國家機關內部的消極的、不健康的、以至某些腐敗現象進行有效的監督?我認為,這決不是不可解決的問題。我們黨已經領導人民制訂了一部符合社會主義原則並且具有民主實質的憲法。關鍵是兩條:一條是黨要認真堅持黨章所規定的“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的原則,一條是積極制訂並嚴格實施各種有關的實體法和程序法。有了這兩條,我相信,我國公民就可以在一黨領導的條件下享有真正的切實的民主和自由。當然這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必須首先從解決業已成熟的問題開始,堅持不懈地做大量的紮紮實實的工作。我深信,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將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穩健而又積極地進行,從而更加充分地調動千百萬群眾的積極性和創造性,使我們的改革和建設真正成為廣大群眾切身的事業。趙紫陽還說,改革牽涉到許多重要而又複雜的理論問題和觀念問題。因此,重要的問題是必須從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出發,隨著形勢的變化,不斷地發展理論,更新觀念。 (64memo反貪倡廉´89)

   □ 《北京青年報》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

   摘自《天安門一九八九》臺北聯經版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9510.htm

北京青年報,「趙紫陽會見戈談話——絕食日志:絕食第四天(89.5.16星期二)」,《華夏文摘增刊》:一九八九年民主運動及“六﹒四”十周年紀念專集(十)http://www.cnd.org/HXWZ/ZK99/zk182.hz8.html#11989年5月16日16時。


lastModified: 1/17/2005 1:04:00 PM

相關資料

  • 紐約六四紀念會﹕六四錄像《回響》﹐1997年6月4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鎮壓時紀念碑學生錄像﹐1990年6月4日2時。
  • 趙紫陽﹕趙紫陽六四事件自辯書--中共中央文件影印件全文﹐1989年6月22日。
  • 趙紫陽﹕趙紫陽5.19廣場講話﹐1989年5月19日4時。
  • 南半球常客﹕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2000年4月17日。
  • 封從德整理﹕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1989年5月14日23時。
  • 六月血﹕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2000年5月15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六四檔案﹕趙紫陽和溫家寶到廣場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
  • 海明﹕清華教師六四回憶錄﹐1999年5月18日。
  • 王丹﹕王丹:絕食是怎樣發起的﹐1999年5月9日。
  • 胡平﹕趙紫陽對戈還講過些什麼?--評點《中國“六四”真相》(1)﹐2001年4月27日。
  • 網路圖片﹕趙紫陽及夫人在被軟禁地的近照﹐2001年4月10日。
  • 史筆﹕兵變胎死腹中--一九八九年趙紫陽下臺內幕紀實﹐2002年7月。
  • 六四檔案﹕最後的紀念碑﹐1989年6月4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