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81 頁 【▼下一頁】
  《緊急呼吁》宣讀完后,溫元凱。蘇曉康。戴晴先后發表了演講。為了使學生接受撤退的意見,講演者大大褒揚了學生在前段表現出來的理性精神,象蘇曉康這樣名噪一時的“大才子”,居然【以上第280頁】稱︰“你們第一次在中國教會。正在教會人民和政府如何進行現代政治運動。現代民主運動。你們比政府。比官員。比文化精英聰明得多……正因為如此,大家要講理性,要教會他們……” (64memo.com - 89)

  從他們熱烈崇拜的人物嘴里,講出如此的贊美之詞,使學生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而且,他們的警覺性并沒有因飢餓而麻痹。當戴晴進一步引誘學生進入"圈套"時,原以為來聲援他們,所以一個勁地對講演者叫好的學生,開始轉變態度。等到戴晴說出,學運的性質和學生自治組織又何必要政府承認;考慮到領導們的水平有限,只要趙紫陽或者李鵬到這個地方來站一下,不說什么,大家就撤好不好?他們終于發出了不是配合的聲音。 (Memoir Tiananmen/2004)
  嚴家其沒有發表講演,而是在學生領袖的簇擁下走進絕食圈,頻頻向同學們問好。
  一一時一○分,當十二位學者撤离廣場時,廣場上“自由論壇”評論了他們的行動,不友好地稱︰“他們有他們的要求,所以,他們已經走了,有的找政府去了!”
  笠日,《光明日報》和中央電視台"午間新聞"節目報道了十二位學者的《緊急呼吁》。戈爾巴喬夫卻沒有按慣例在天安門廣場受到歡迎。他的車隊,离開了倉促之間沒有鋪上紅地毯的首都机場,徑奔釣魚台去了。首都知識界從此告別了它的超然態度,而卷入了洶涌的長安街人流。

第三節 知識界与社會各界的卷入  

  知識界与學生運動向來有著血肉的聯系。這次也不例外,自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以來,它就密切關注著學潮的發展,部分人士已經開始積极干預。下面,是他們中的一些人行動的軌跡︰【以上第281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28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