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381 頁 【▼下一頁】
  六月一日,門頭溝區。通縣。房山。延慶。昌平同時舉行了號稱"二○多万農民和城鎮干部群【以上第380頁】眾""堅決擁護党中央。國務院為制止動亂。穩定局勢所作出的正确決策"的游行集會。

  第三,打掉民運側翼──剿滅"飛虎隊";綁架"工自聯"頭頭,激化矛盾。
  從五月二六日開始,北京市公安机關經過連續几天几夜的活動,抓獲了"飛虎隊"的隊長和一批骨干分子。据北知聯《新聞快訊》三一日發布的消息稱,遭逮捕者包括汽車司机易京瑤在內,共為一二人。這就摧毀了民運中自發產生的信息傳遞系統。
  五月三十日,工自聯執行常委沈銀漢在王府井北京飯店附近,被"一輛裝有警燈的吉普車上沖出的兩名警察"綁架。同日遭到逮捕的還有錢玉明。向東平。
  六月一日,北京市總工會發表聲明,要求取締"工人自治聯合會"。指斥工自聯的所作所為是"企圖分裂工人階級隊伍,公然破坏正在恢复的首都正常秩序"。
  一時間,關于有關部門提出的逮捕名單多种多樣的謠言順勢而起。[九]《新聞導報》稱,趙紫陽的儿子趙大軍被捕,"揭開了大清洗的序幕"。
  第四,制造輿論,為清場鋪平道路。
  六月二日,新華社發表北京市委宣傳部撰寫的《認清動亂的實質和戒嚴的必要性》。重彈其"极少數人制造動亂"早有預謀,目的是要否定共產党的領導,否定社會制度,并有周密策划和國內各种政治勢力插手等論調。各大報對此進行了刊載。
  最先感覺到气氛變化的人群,是可以看到衛星傳送的海外電視節目的外商和華僑。他們在得悉北京附近地面軍隊調動情況后,紛紛撤离北京。
  与政府的這些"准備運動"相應,一些來歷不明的煽動造成了民眾中反叛傾向与暴力主義的呼【以上第381頁】聲突然抬頭︰


【目錄】
【▲上一頁】 第 381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