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陳小雅
1996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427 頁 【▼下一頁】
  舉例來說,革命党人在革命爆發前七年,就提出了"雄据一省与各省紛起"的戰略主張,用以區別此次倡導的革命与法國大革命的方式上的不同。但同盟會從來也沒有明确過以何省為"雄据"之點,并實現行動上互相配合的統一調度。各革命小團体往往各行其是︰他們有的側重于運動會党,有的重視在軍隊中建立組織,有的熱衷于暗殺活動,有的熱衷于游說八方。許多稱的上"職業革命家"的人,不是自視為革命的鼓吹者,宣傳家,就是埋頭于具体事務。他們親自募捐。運餉,甚至研制炸彈,卻荒于政治形勢分析。政治過程設計,更沒有考慮到各种政治派別在革命中將起到何种作用,政治家將通過何种方式實現各种革命力量的整合。當多次軍事冒險失敗,革命党几乎認為起義無望的時刻,革命突然在意想不到的時刻,以意外的形式暴發了。由于事變的這种突發性,造成革命后几乎大部分獨立省份的政權,都落在了革命党以外的政治派別手中。但革命党人在建立南京臨時政府時,卻無視現實地將政府要職全部分配給自己的同党,造成立憲派。舊官僚和社會名流"多不到政府就職"的局面。堂堂一個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竟然形同往日的同盟會机關一樣【以上第426頁】……在這种情況下,真誠的革命者孫中山被視作"獨裁者",偽善的袁世凱被稱為"中國的華盛頓",也就不足為奇了。 (64memo.com / 89)

  辛亥革命之后,政治動蕩頻仍,中國歷史上出現了一個制度性回溯時期……整整又經歷了二十多年的探索期,才算奠定了中國現代政治制度的基礎……
  在政治制度設計方面,革命党在革命前作了哪些事情呢?一是革命團体聯盟──同盟會內部,按照"三權分立"的原則設置組織机构;二是孫中山于理論上提出了"革命后的治國机關"設想──五權憲法。辛亥起義后,在南京建立臨時政府時,政權建設這們并沒有采納孫中山苦心孤詣的"五權"模式,而是把同盟會的框架從東京照例地搬到了南京。這种從美國"拿來"的制度,借助革命狂瀾,僅勉強實行了兩個月,便壽終正寢了。 (六四檔案/89)
  ……
  在選擇國体的問題上,辛亥志士們的一個最大錯誤,也是不分歷史條件,不分階段地企圖"畢其功于一役"。清朝末年,由于清廷控制能力的下降,中國的南方与北方在經濟發展水平和政治態度上已經拉開了很大距离。辛亥革命爆發,南部的起義与北部的政變,也具有不同的性質。當南京臨時政府建立之時,北方實際上控制在軍閥手中。在這种情況下,南方本來不必急于"問鼎中原",而是先以南部聯邦的形式,鞏固已有的胜利果實,利用共和的优勢和南方的資源發展經濟,在實力与人心已經鞏固的情況下,在選擇有利時机与北方決戰。這樣就可以避免在把握不大的情況下,与北方的袁世凱作明知無望的妥協,以至于把革命成果"拱手"送給他人。 (64memo.com´89)
  由以上分析我們可以看出,雖然辛亥革命從參加者和決定因素質方面來說,具有非常复雜的性【以上第427頁】質,但從大的方面來看,握有主動權的有兩种力量。這兩种力量一是清政府,它的主動權主要在運動爆發以前;一個是革命党,它的主動權主要在*?運動的醞釀過程中。在運動爆發以后,它的机會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它在此之前的准備。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目錄】
【▲上一頁】 第 427 頁 【▼下一頁】